当前位置: 首页 > 版画 > 红磨坊街的露天舞会,雷诺阿,博物馆收藏级名画版画

浏览历史

红磨坊街的露天舞会,雷诺阿,博物馆收藏级名画版画

红磨坊街的露天舞会,雷诺阿,博物馆收藏级名画版画

prev next

  • 商品货号:ECS002358
  • 商品品牌:温钦画廊
    商品重量:0克
  • 商品点击数:437
  • 市场价格:¥3640元
    本店售价:¥2800元
    注册用户:¥2800元
    VIP:¥2660元
    特殊会员:¥2660元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2800 积分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作品名称:《红磨坊街的露天舞会》,又名《煎饼磨坊的舞会》
(the ball at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
作品作者: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
版画尺寸:100x73.5cm (可以定制其它尺寸)
作品材质:英国进口油画布 (有内框)
印像工艺:博物馆收藏级艺术微喷,德国克鲁斯、日本爱普生艺术扫描、微喷;
制作单位:2018年中国印刷业创新10强,先后获得中文发、中国印研所、科印传媒联合举办的《数码印刷在中国》大奖赛 3个金奖、4个银奖、6个铜奖。
原作尺寸:175x131cm
原作材质: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创作时间:1876年
现收藏地: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巴黎奥赛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

作者简介


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法国印象画派的著名画家、雕刻家。最初与印象画派运动联系密切。

雷诺阿出生在一个贫困的裁缝师家庭,因为从事瓷磁器的描绘工作而开始接触绘画,之后因缘认识了那群后来被称为印象派画家的朋友们,而成为画家。在雷诺阿众多的画作中,这幅三十五岁完成的《红磨坊街的舞会》可以说是雷诺阿灿烂青春的纪念碑。

他在古典和印象之间游走,自由穿梭。晚年时他两条腿瘫痪,手指也不听使唤,雷诺阿被人用担架抬着,画笔绑在手上坚持作画。1919.12.17,雷诺阿在失去知觉前向儿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一支画笔,他想爬起来画一幅《瓶花》,他想对生活做最后的赞美。画笔取来时,雷诺阿已溘然长逝。杜鹃啼血,至死不渝。

艺术鉴赏

奥古斯特·雷诺阿印象主义油画《红磨坊街的舞会》描绘巴黎的一个露天舞会,之前,没有人想到用如此大的画幅来表现巴黎人的日常生活。1990年卖出7810万美元高价。1899年在法国蒙马特开业的“红磨坊”酒吧吸引了包括英国王太子在内的社会名流及众多年轻作家、艺术家。经历了100多年风雨沧桑的“红磨坊”,在历史的境迁中,丝毫没有褪色,反而越来越受到全世界人们的关注。

 

《红磨坊街的舞会》是印象主义绘画在风俗方面的重要代表作,表面上看是描写巴黎一著名的露天咖啡馆兼舞场热闹和欢快的气氛,实际上真正的主题是透过树叶间隙照射下来的阳光。这阳光照射在人们的身上,引起了丰富的光色变化,充分表现了印象主义画家对现实生活的光与色变化的高度敏感。

 

《红磨坊街的露天舞会》一画中,用这种方法表现规模宏大的场面,透过树丛的星星点点的阳光,洒落在人们的身上、脸上、桌上和草地上,真正实践了“光是绘画的主人”这一句印象主义者的口号。这幅画是印象主义绘画在风俗方面的重要代表作。

 

《红磨坊街的舞会》画面用蓝紫为主色调,使人物由近及远,产生一种多层次的节奏感。画家把主要精力放在对近景一组人物的描绘上,生动地表现出人物脸上的光色效果及光影造成的迷离感,渲染了舞会的气氛。就总体看,他保留着印象派对外光与色斑的留恋,使画面的总体色调、气氛有一种颤动、闪烁的强烈效果。

 

雷诺阿在绘作《红磨坊街的舞会》时,正潜心探研光线在人物上照射的效果。他曾经尝试叫《红磨坊街的舞会》里的珍娜坐在秋千上,描绘凑够树叶间隙射出来的太阳光影;也会试着请玛尔可坐在窗边,捕捉阳光倾洒与衣襟的美景……。

被议评为《身上长天花》的那幅《阳光下的裸女》,洒落的阳光将年轻的女子柔嫩富弹性的肌肤染成玫瑰色,与阳光没有照射到的部分形成对比,靑、红、黄、绿、等色彩的组合,跃然纸上。

雷诺阿的调色盘上,不会有黑色调的色彩,过去画家们习惯以黑色来表现影子,雷诺阿则以补色(红色的补色是绿色;黄色的补色是紫色)取代。

《红磨坊街的舞会》便是集合光影与色彩探索的巨作。广阔的庭院里,阳光从林间洒下,少女们谈笑风生,翩然起舞……。此后,雷诺阿仍持续不断地画了许多天真无邪的活泼少女。

 

 画面正中站立的女子是Jeanne,经常入画的女模特,前面坐着的是她的妹妹艾丝特(Estelle)。背对画面的是拉米(Lamy),是他鼓励雷诺阿创作这幅作品。拉米对面是画风保守的高埃努特(Goeneutte),最右侧GeorgesRiviere里维耶尔。画面上面挂满煤气灯,因为这帮人要从周日下午一直到欢腾到半夜。画面的气氛有点洛可可,虽然表面看上去不那么粗俗粉艳,但轻佻氛围一点不弱,看到没,右侧树左边的那个男子,正在讨好前面的女子。雷诺阿不太靠谱的女友兼模特玛戈特正在跟别人跳舞,此时正扭头瞟一眼画她的穷光蛋男友。画面视角挺独特,是一个俯视的取景,抬高地面是为了尽情表现这些男女。前景中的两条长凳引出一个小斜线,并断然截断了前景,仿佛在邀请你侧身进入画中,又似乎留着一口气,让画面角角落落里都呼吸自然。画面的照片感很强,边线人物被恣意裁切,尤其是左边的女子,脖子几乎全被切去,留下一张那么委婉的脸,让人天马行空般想象其脖颈的优美,再顺着她的眼光望下去,迎接她眼光是可爱的小宝贝。雷诺阿的画总是给人带来甜美的感觉,PEAK+SWEET, 又甜又腻,粉嘟嘟的。看她的画,观着会指着画说:“这个女孩像俺姐,我多想长成这样哩,反正总能联系到自己和身边的人,他很会画那种迷人的感觉,画中的女子也是那种万人迷,小鼻小眼煞是可爱。在奥赛博物馆卖的纪念品中,这幅画的衍生品大受欢迎啊,尤其对于身处甜蜜中的人,买幅画回家挂墙上,天天都愉悦,天天都在蜜罐里。印象派作品一看就懂,不需要考验我们的宗教神话历史知识,也不用绞尽脑汁也捉摸那些搞不懂的20世纪的各种主义。印象派就像是邻家女孩,太熟悉太亲切太可爱,人人都爱印象派。

 

如果顺着艺术史的时间轨迹一路走来,来到19世纪这幅画面前,就犹如雨后的天光出现彩虹一般。它打破了以往画面沉闷的色彩,色彩好亮,好鲜艳,像一条条白色透明的水母在舞蹈,像一根根银链在空中飞舞,像敦煌飞天的白色飘带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痕迹。就好像人被打了一闷棍,顿时眼冒金星,但这星星漂亮啊,好比太阳光被揉碎了,再洒下来,灯光、舞姿、服饰、头发、脸上、身上、衣裳、椅子,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光芒万丈里,人们陶醉在整个舞会的气氛中。光斑在四处旋转、播洒。就像霓红灯,把彩班投射到每一个角落,透过窗纱,透过裙摆,化解绅士深色衣服的庄重,一切都飘渺虚无开来。光像是被打碎了一般,光斑中空气中、色彩中飞舞,把表象里的光与色表现到了极致。而且光洒的也艺术,不是大太阳直来直去的,不是卡拉瓦乔的单一方向的舞台追光,不是伦勃朗独特的把阁楼窗户用木板遮挡出那束著名的正侧方45度的“伦勃朗光”,而是一种散射光,没有投影,因为不需要投影。似舞台上的霓虹灯,五颜六色的,转着跑,把整个舞场都笼罩了。这种风格在以前的绘画中很少见:斑驳的、变幻莫测的外光,因为这是在大自然里,发光体太阳总在移动、变化、闪烁。光线中的物体并不总是清晰的,远处的房子只是一块黄斑,一对跳华尔兹的舞伴可能是一个斑点,远处无数的密密匝匝的斑点,那一定是存在着的暧昧的一群群快乐男女。蒙克的《生命的舞蹈》,给人留下的是绝望和悲哀,雷诺阿的磨坊舞会,人们是喜欢挂在一进门的门厅墙上,进家门就开始心情大好,忘却一切烦恼。看他的画,耳边想的是邓丽君的【甜蜜蜜】。生活甜蜜蜜呀,甜蜜蜜!
 

奥古斯特·雷诺阿印象主义油画《红磨坊街的舞会》屋顶上旋转的大红风车已经成为巴黎蒙马特的标志,更令全世界慕名而来的游客们向往。夜色轻轻降临,包围了蒙马特。这是一个酒吧、咖啡馆、夜总会聚集的地方。后印象派画家奥古斯特·雷诺阿很喜欢这种下层的社交场所。这里的人没有伪装的外表,没有阶级与贫富的区别。只要意气相投,就可以尽情地谈天、享乐。身处这样的环境,劳特累克由于身体残疾所造成的自卑也暂时离开了他,他感到身心放松,思维活跃,艺术灵感也更多。

奥古斯特·雷诺阿印象主义油画《红磨坊街的舞会》这幅画既表现了一个狂欢的场面,人们各种各样的幽默表现,又在贵族舞会的场面中企图捕捉一种无忧无虑生活方式的情趣。这幅作品描绘出众多的人物,给人拥挤的感觉,人头攒动,色斑跳跃,热闹非凡,给人以愉快欢乐的强烈印象。

奥古斯特·雷诺阿印象主义油画《红磨坊街的舞会》画面用蓝紫为主色调,使人物由近及远,产生一种多层次的节奏感。画家把主要精力放在对近景一组人物的描绘上,生动地表现出人物脸上的光色效果及光影造成的迷离感,渲染了舞会的气氛。画面中还保留着印象派对外光与色斑的处理手法,使画面的总体色调、气氛有一种颤动、闪烁的强烈效果,充分表现了印象主义画家对现实生活中的光与色的变化的高度敏感。

《红磨坊街的舞会》这幅画既表现了一个狂欢的场面,人们各种各样的幽默表现,又在贵族舞会的场面中企图捕捉一种无忧无虑生活方式的情趣。这幅作品描绘出众多的人物,给人拥挤的感觉,人头攒动,色斑跳跃,热闹非凡,给人以愉快欢乐的强烈印象。画面用蓝紫为主色调,使人物由近及远,产生一种多层次的节奏感。画家把主要精力放在对近景一组人物的描绘上,生动地表现出人物脸上的光色效果及光影造成的迷离感,渲染了舞会的气氛。画面中还保留着印象派对外光与色斑的处理手法,使画面的总体色调、气氛有一种颤动、闪烁的强烈效果,充分表现了印象主义画家对现实生活中的光与色的变化的高度敏感。

我们既可以欣赏欢乐人群的行动,也可以陶醉于舞会之美。但雷诺阿创作此画的兴趣却别有所在,他想呈现出鲜艳色彩的悦目混合,研究阳光射在回旋的人群上的效果。虽然这幅画显得“速写化”,似乎尚未完成。仅仅前景中一些人物的头部表现出一些细节,然而连那里也是用极其违反程式、极其大胆的手法画成的。坐着的那位女士的眼睛和前额处在阴影之中,而阳光照在她嘴和下巴上。她的明亮的衣服是用粗放的笔触画成的。然而这些人物正是我们集中注意的对象。往远处去,形象就越来越隐没于阳光和空气之中。这阳光照射在人们的脸上、衣服、桌椅和地面等引起的丰富的光色变化,充分表现了印象主义画家对现实生活中光与色的变化的高度敏感。京味开心大碗茶茶馆,侃侃文化事,聊聊京城百态。

《红磨坊街的舞会》集中体现了他所处的那个最具有印象主义精神的时刻。虽说这幅画描绘的是一个飘渺的仙境,可里面的人却穿着当代的服装。男人们都戴着高帽或草帽,女人们均穿着用箍扩撑着的裙子和腰垫。在这幅画中,一个室外的波希米亚舞会的平凡景象,变成了美丽的女人们和殷勤的男人们的充满光感和色彩的梦。一束束光线,忽隐忽现地在人物的色彩形体上摇拽着--有蓝的、玫瑰红的和黄的,细部交融在浪漫的烟雾之中,使得所有这些愉快人们的美感柔和起来,并提高了这种美的价值。

作品故事

《红磨坊街的舞会》是法国印象派油画大师雷诺阿的名作。依照印象派画作的收藏家与画家古斯塔夫·凯尤伯特的遗言,《红磨坊街的舞会》这一幅宽一点七五公尺,纵高一点三一公尺的巨幅名画,在一八九四年捐赠给法国政府。但是,在当时却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这个美意竟然遭到法国政府的婉拒。当时雷诺阿五十三岁,印象派仍被学院派排拒于门外,而法国的美术行政当局在一九零零年万国博览会之前,对印象派仍刻意地忽视反对,幸好后来法国政府勉强的同意了这项捐赠。这幅《红磨坊街的舞会》被安置在当时的近代美术馆后,渐渐声名远播,给毕加索、杜菲等画家带来许多灵感和启示。雷诺阿在他七十八年的生涯中,留下了包括裸女画在内的为数颇多的名画。

另外两张相同主题的杰作

雷诺阿为了一幅作品,经常会画许多张的草稿,或绘制数幅同样的画作。例如《钢琴前的年轻姑娘》这幅画作,画家为了模拟绘制,竟然完成五张同样的画作。《红磨坊街的舞会》也是类似情况下完成的,相同主题的画作有两副。虽然大小只有奥赛美术馆中那副的一半,但是画的内容几乎完全相同。其中一幅于雷诺阿在世时,在拍卖会上卖给印象派收藏家萧克,后来为美国荷伊特尼所珍藏,这幅画最后在一九九零年苏富比拍卖会上,被日本某大型纸工司的董事长标购得手。因为得标金额过高,引起一阵不小的风波。另一幅则一直被收藏于一位瑞士收藏家手中。这两幅画一直到一九八七年后才被大家熟知,其中是否有赝品,还曾经引起大家议论了好一阵子。

曾任雷诺阿模特儿的苏姗娜·瓦拉顿

《城市之舞》《布吉瓦尔之舞》《乡村之舞》三幅被认为是雷诺阿绘画转型期的作品。其中《乡村之舞》的模特儿是后来成为雷诺阿妻子的阿林·夏里戈,另外两副作品的模特儿则是当时十八岁,在蒙马特从事模特儿工作的苏姗娜·瓦拉顿。苏姗娜是[醉酒画家]尤特里罗的母亲,后来也成为画家,她和尤特里罗同是私生子,当时与母亲一起住在蒙马特。苏姗娜在十五岁左右开始以担任模特儿为生,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在当雷诺阿模特儿的时候生下尤特里罗,传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后来,苏姗娜接受了雷诺阿有人德加的建议开始画画,展开人生的另一新页。

被雷诺阿绘入画中的朋友

为了帮助雷诺阿在现场直接完成画作的宏观大场,雷诺阿众多好友均毫不吝惜地挺身相助:有些客串起模特儿,数小时甚至数日之久,咬紧牙齿保持不变的姿势;有的则每天帮他将巨大的画布、画材等画具,从画室搬运到作画现场;另外有些朋友则为了替他找寻便宜安静的画室,在红磨坊街的舞会附近四处奔波。从这些事情看来,我们不难了解雷诺阿的为人,而这幅名画也只有在这些温暖、不求报赏的友谊的协助下,才得以顺利诞生。


印象派作品中有一幅大尺幅的画,描绘了一场艺术史上最浪漫多情的大PARTY

时间定格在1876年初夏的一个周日下午,空间是在巴黎北部蒙马特高地(Montmartre),当时还不属于巴黎市,是巴黎郊外的乡下、农村。这个地方地势高,塞纳河无法逆流而上,必须绕着走,现在已成为巴黎最年轻的一个区。那里有高大神圣的圣心教堂,有画家集散地的小丘广场,有夜夜笙歌的红磨坊,还有写满爱情的爱墙,有数不尽的行为艺术者,有着蒙马特公墓,有无尽的阳光、音乐、party、吃吃喝喝——是一个包容宗教、艺术、香艳和爱情的地方。18世纪,这个地方修建了好多风车,所以出现了磨坊。再后来,风车不见了,修了一个咖啡馆。因为艺术青年常常汇集与此,露天舞场也应运而生。印象派的好哥们儿白天在外光下追着太阳跑,跑累了,等太阳睡觉了,他们晚上就聚在咖啡馆里开兄弟会。这里面马奈是精神领袖,莫奈是灵魂人物,毕沙罗是令人尊敬的老大哥,参加了8次印象派画展。咖啡飘香阵阵,这帮好哥们儿至今令人怀念。

落户在这个地方的,不仅有印象派的兄弟们,还有毕加索等艺术青年。这些“三教九流”、“浪荡公子”,举止优雅、无所事事,这些对文学、艺术又相当严肃的可爱的绅士们成了19世纪巴黎最亮丽的一道风景。如果说大京城是“北漂”所在,那蒙马特就像是“巴漂”的根据地。每个周日下午,在露天广场上,男男女女、搂搂抱抱、欢声笑语、本地的姑娘们,大多是女缝纫工,这时客串为舞女、模特、妓女、情人和这些巴漂们尽情地畅饮,闲聊……35岁的单身汉雷诺阿,就是其中的一位,他非常喜爱“煎饼磨坊”这个地方,逢周末舞会必到,带上画具到这里写生,据说这幅作品的画布被风刮跑过。这幅画作就是巴黎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画中有美酒、美食、美女、帅男相伴,美食中有一种叫做煎饼,就是一种巴黎的“煎饼果子”。阳光此刻也被撕成斑斑驳驳的碎片,毫不吝啬地酒在这些快乐青年的身上。再尽情舞上几步,调调情,这就是巴黎,这就是生活中的喜悦和欢愉,很巴黎范儿,很法国气质~“罗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巴黎的浪漫情怀由来已久。这幅画作就是印象派中的印象派,巴黎奥赛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红磨坊街的舞会】。

视野放大一下,他们绝不仅仅只在这一块地方作画,有光的地方,就会吸引印象派的大师们。德加曾调侃:他们差不多用画架把田野摆满了。巴比松这个地方,是印象派的哥们儿聚集之地,“巴比松画派”也正是“印象派”的前身。当然还有浪漫多情的塞纳河边,似乎莫奈的眼睛特别好,强烈外光并不妨碍他画画,相反他说:“太阳落下得那么快,我追不上它。”天天追赶着太阳,跟太阳赛跑,却从未停下手中的画笔。莫奈始终支持雷诺阿,带他露天创作。去过距巴黎不远的蛙塘(有青蛙的水塘),那是一处建在河上的水上娱乐场所。后来画架搬到同样是塞纳河畔的阿尔让特伊,水上风光就成为他们的共同主角。1868年和1869年,莫奈和雷诺阿同时在浅滩这个地方观察水面反射,肩并肩地画下了同一景色,掠过水面而闪动的色彩。印象派最大的特点,关注外光,关注光与色本身,表现光线和色彩的微妙变化,追求光色的真实,捕捉转瞬即逝的直接画法。这就是印象派的始作俑者。因为追求外光,决定了印象派的色彩、笔触、观看方式。

印象派是一场色彩的革命,是一场色彩的释放。在外光中,在与大自然的光色PK的过程中,雷诺阿必须动作快,他要做法国式的“夸父”。他把画布搬到舞会现场,以其13岁就能在瓷胎上做画的功力,不打素描稿,一开始就直接用颜料来画,把各自独立的笔触合成一个布满丰富色彩的画面。法国艺术史上几百年的素描造型功力,在这里显现威力,用色彩塑形,有意放松、打破严谨的造型,而强调色彩。画面中的帅哥美女、向日葵、桌椅板凳、日本桥、鲁昂大教堂、火车站……统统是光色的载体和附属品。如果说安格尔和德拉克罗瓦关于素描和色彩的论战只是色彩革命的前奏,印象派画家真正把色彩从笼子里解放出来,色彩本身就是焦点,打破“固有色”的观念,追求明亮、鲜艳的调子。阴影部分不再是以前的黑色和褐色,代之以紫色和蓝色等。阴影中的色彩用物体色彩的补色,比如黄色的补色是紫色,黄色物体投下的影子就带一点紫。为了更好表现红色、黄色,用绿色和紫色做对比。雷诺阿喜欢梦幻玫瑰色、灿烂的金黄色、透明清新的蔚蓝色和浪漫的淡紫色,蓝紫色像是他的专利,离画作一百米都能看出是他的。

光影瞬间万变,印象派大家的笔触要像相机快门一样,怎么办?笔触!逼视画作,只见一块块的色斑,粗犷、流畅、迅急、蓬松、酣畅淋漓。此时,绘画语言打破原统的固有色表现,采用小笔触及色彩并置表现,有种极端说法,印象派不用调色板,而是红、黄、蓝三原色直接并置,同时利用红绿、黄紫、蓝橙补色对比,色彩在强烈视觉冲击中产生新的和谐。光色变得跳跃、颤动、鲜明、活跃,生动,斑斓、光怪陆离。新印象派(点彩派)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走向极端,创立了“点彩法”。

观看油画,尤其印象派画作,遵循吴冠中老先生的箴言:近看鬼打架,远看一幅画。即‘进一步,退一步”原则。“进一步”:贴近画作,看“笔触”色块之间的关系。退一步:之后慢慢后退,奇迹在您眼前发生了,超越了世界上最牛的魔法师,一片片的色块渐渐变成了会动的树丛,会呼吸的人物……人类眼睛视网膜和大脑运算是虚拟的调色板,“这根本是不是事儿”。其实容易啊,传统CRT电视,给我们的就是RGB三原色信号,大脑比CPU厉害啊,一混合一模糊一运算,就调和好了,比印刷品的色彩还全活。人脑最聪明了,可以“欺骗”它的,人脑有自我修复能力,如同修复塞尚变形桌角和房顶的符号。

雷诺阿和莫奈都是幸运之人,他俩都活着进入20世纪,想想另一位好兄弟——巴齐耶,29岁,战死在普法战争中,尸骨都烂在那边。这幅画作是雷诺阿35岁时画的,那时的他,单身汉一枚,穷光蛋一个,经常跟着莫奈晃悠。1876年,画这幅画时,其实他很穷,印象派画家大多挺穷的。雷诺阿有一个相处了7-8年的女友,因为嫌他穷另嫁了他人,雷诺阿很受伤。1881年,40岁的他,时来运转,和一个善良的农村姑娘艾琳结婚,很相爱,生了三个儿子,二儿子做了著名导演,拍了好看的电影《乡间一日》,里面有画作【秋千】的影子。

雷诺阿的运气不是一般好,他远赴意大利,在罗马他看到拉斐尔的画:“真是妙极了,我早该看到它们,这些画显示了真正的艺术技巧和智慧。”自此,雷诺阿另辟蹊径,在自己的绘画中加入了古典的元素。尤其是肖像画,卖的特好,后来他只画有订单的肖像画。80年代中期,阳光、空气、大自然、女人、鲜花和儿童,成为雷诺阿的主题。特别是可爱的女人,他是炮制快乐的大师,善于表现裸体女性柔润、弹性的肌肤和丰满身躯,女人在他的画里洋溢欢乐与青春的活力。他的画作赏心悦目,他画日常生活的平凡无奇,但有无比真实的趣味。他沉醉于生活表面的愉悦,生活本身的美好,而不是库尔贝式的“深刻反思现实”。“为什么艺术不能是美的呢?世界上丑恶的事已经够多的了。”“只有当我感觉能够触摸到画中的人时,我才算完成了人体肖像画。”“雷诺阿和他的画笔与他笔下的所有女人结婚了”其实表面上雷诺阿是一位快活的享乐主义者,实则却是一位严肃的画家。尤其是后期风格受安格尔影响变得沉稳,光色中的物体轮廓更为清晰。雷诺阿憎恨19世纪,他常说没有一个人能够制造出美观而不仿古的一架时钟或一件家具。观看、欣赏、评判艺术时,不纯粹是一个美学(色彩、构图、形式的纯感性欣赏)的问题,而是受到文化与观念的深刻影响。有人说这幅作品太甜,太粉艳,这只是他的早期作品,印象派初期的作品,而不是他永远的风格,放到一个长的时间和空间去体味,也许不同。

 

 

用数码版画的形式来呈现原作,初期是一些博物馆出于保护艺术品的目的而兴起的做法。譬如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俄罗斯艾米塔什博物馆等,都在采用数码版画作品来代替大师原作进行日常的展出,防止原作在展鉴中损坏或失窃。运用专业的颜色管理配备与颜色管理技术,传统的方式无法取得这样饱和的颜色和锋利的边线,底板也有着新颖亮丽的美感,精准完美的呈现原画作的精髓。

商品属性
[尺寸(厘米)] 100x73.5cm
[有无框] 有内框

商品标签

购买记录(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