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信息 > 期货收益比艺术品投资大,但艺术品操作比期货省心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浏览历史

期货收益比艺术品投资大,但艺术品操作比期货省心
《顶层》 / 2011-10-16

 

“从这几年,温州人在外面拍卖的东西应该已经到200亿了。温州在全国各地有商会和企业,他们在外面拍的我们不知道,他们不在本地但是他们是温州资本。具 体有多少游资我不好判断,反正很大很大,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50个亿左右,差不多3年”,关于温州的艺术品投资状况,伍建群如此对记者说。


伍建群 温州在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长期从事期货交易。

伍建群 温州在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长期从事期货交易

 

 

W= 伍建群 先生

 

记者: 您之前主要是做期货投资的,现在又开始介入艺术品投资领域,您怎么定义自己的身份?

 

W: 我是办企业的,但我是做股票、期货等金融行业,跟传统的行业有些不同。在温州,如皮鞋、服装、眼镜、打火机、钮扣这些生产企业比较传统。不过我自己也算不 上操盘的,要算也只能算半个。股权投资这块也是跟上海的优势资本总裁吴克忠合作,对接核心的一些平台和资源。油画也是跟别人合作,但是我可以通过跟他们的 对接做好,因为温州的优势就是它有民间资本。

 

记者: 您是如何介入艺术投资的?

 

W: 09年下半年,金融危机过后,也算是机缘巧合吧,因为我那个时候也碰到一些问题,然后我去上海复旦读金融总裁班,读书的时候碰到一个做艺术品的同 学,05、06年开始操作艺术品,我看过他的整个PP记者后,觉得还是比较符合我的投资理念,操作上可行。那个同学说你要进入的话,就要收油画,我就收了 一些。我自己当时也刚刚遭遇金融危机,也算胆子比较大了。

 

记者: 您说做期货收益比艺术品投资大,但艺术品操作比期货省心?

 

W: 这是相对于我们期货和股票操作而言,因为期货股票非常血腥,而艺术品是比较好玩的。多好的一件事情,又可以投资,又可以欣赏。

 

操作上,我越来越觉得它们很像,无非是怎样入场、怎样退出、中间有多少空间?做期货投资也好,做艺术品也好,我无非是搭一个平台。我懂这一块,我有核心的资源,让投资人投到我这里,尽可能去让它盈利。


Y- Ⅲ -R-044. 荫 1989 年 布面114x60

Y- Ⅲ -R-044. 荫 1989 年 布面114x60

 

记者: 您做艺术投资,是否有团队和顾问?艺术圈熟吗?

 

W: 我管资金,对资金负责,合作的团队对学术负责,后者也是投资人,我们自己也有资金投进去,这样他们放心。我是整合所有团队和平台,平台好了才可以赚钱。

 

我认识一些艺术家、评论家,但是我只做我专业这一块,不会跟艺术家接触,评估他们的好坏。我现在在温州和上海都有画廊,上海就在南京西路的波特曼酒店。

 

记者: 艺术市场是一个信息高度封闭的市场,您是否有自己的信息渠道?

 

W: 多少我肯定懂一点,但这应该是我学术合作方的工作,温州这一块资本积聚都是我的事情。

 

记者: 您用“血雨腥风”来形容期货投资,但艺术市场的水可能比期货更深,对此您是否有所了解和准备?

 

W: 我同意,这个市场的可变因素非常多。作为资金管理人,我风险相对比较小。比如资金盈利了,我封存,亏损了,由投资人承担风险,盈利和风险我都说会清楚。我 会套用期货的风控方式控制它,比如一个“包”打下来,它翻倍的话,我一定会退一半出来,把本金退出来。期货是亏损到30%就结束,我们最少是1000万一 个合同,比如他亏了30%,只剩700万的时候,我会联系他,已经到了最大亏损额,你要不要?你不要操作,700万拿出去,这个单就结束了,没有风控的投 资注定会失败。

 

我在期货上操作的那一套完全可以套用到艺术品投资上,比如我现在收藏邱光平的油画,香港恒隆集团的老板陈启宗上个月提出来要把我一幅邱光平的画 500万收过来,我当时收过来100多万,我不想卖,下个礼拜我再去上海跟他碰一下,我出价800万,如果600-700万,我想把画卖掉。这一幅画卖 掉,我前期的投资就全部拿回出来,这是我做自己收藏的风控。

邱光平《皇帝的后花园》

邱光平《皇帝的后花园》

 

记者: 您是否熟悉国内的画廊和拍卖市场?

 

W: 不熟悉,虽然经常有拍卖来邀请我去,但我一次也没去过现场。我性格比较冲动,万一看见比较喜欢的我肯定拿下来,到时候一冲动一二分钟时间也许价格就不一样 了。而且我们都有签约画家,我觉得艺术品多的是,为什么一定去拍卖行拿?到拍卖行已经是二级市场了,我自己馆藏下来是一级市场,完全不一样。我不会去拍卖 行买入,我只会去拍卖行卖出。

 

记者: 您认为宏观经济对艺术市场有哪些影响?股市和房市对艺术品投资又有哪些影响?

 

W: 像温州这个情况,高利贷满天飞,如果高利贷一出状况,整个社会资金一紧,有些人手头拿的房子要卖掉,卖掉人多房价肯定下来。制造业又这么差,出口企业基本 不盈利,温州基础的行业全部说自己没有利润了,如果全国都是这样的话,意味着新一轮风险已经形成,比较可怕。但是我们在期货里面做空,做空赚钱。对艺术品 的影响,如果整个社会经济不好的话艺术品能好到哪里去?

 

记者: 您如何看待艺术品的市场价值?是否认可那些几千万元的油画?

 

W: 什么是价值?它就是一块布和一些涂料,它其实不值钱。比如我们现在算一幅画,很多人喜欢它,我也给他1000万的价格,但是战争了,吃不饱了,这幅画跟你 兑换100斤米你要不要?艺术品和普通的投资商品不一样,我这幅《大营救》放在自己办公室里看着,就是舍不得卖掉,因为我当初出事,朋友帮忙鼓励,这幅画 就是一个精神的体现,怎样把人从火堆里面拉出来,很契合我的经历。

 

千万元的东西,我喜欢的我认可,我不喜欢的我不认可。曾梵志我不喜欢,周春芽(微博)的桃花我喜欢,不喜欢狗,一个狗头绿色的要那么贵干嘛?其实桃 花为什么那么贵我也看不懂,但是我知道它肯定从学术界、评论家小众来看很有价值。虽然我不喜欢,但是我相信他贵有贵的原因。还有一点,别人总说“炒”,在 我看来,“炒”是中性的,是让更多人知道的一种方式。

记者: 是否已经做好了投资艺术品失败的准备,有没有给自己设置止损点?

 

W: 任何一个投资都有失败的可能,永远做好这个准备,投艺术品更要注意。止损点一直在考虑,现在还很难说。我觉得艺术品可能跟其他不同的是,要么它涨得比较厉 害,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经济如果不再下行的话,两三年以后它下行可能不会特别大,未来不知道。或者说有一些国际资本一下子进来,又一下又抽走,这样会形成 市场波动,其实我目的是这样,最后是老外到拍卖行去把我们这些作品拍过去,而不是说我们去那儿收老外的东西。

 

记者: 您是否拥一个良好的艺术品投资的退出渠道?您投资的艺术品今后打算卖给谁?

 

W: 就像上面说的,卖到外国去。比如说近期的话,对我个人来讲因为有两年下来了,前期好几倍赚上了,我适当退出一部分,为了减少个人投资的风险,我的投资渠道 又那么多,我股权投资也可以投,期货也可以投,股票也可以投,我想艺术品里面留一部分,退出减持到零没有风险了,本金一部分的利润先把它弄好,对于投资来 讲下一步只能是往里面带,近期肯定不会考虑退出。

 

对于整个大的艺术品投资来说如果去做平台构建退出渠道也是在构思过程中,只能是进;更大范围来讲,目前情况来讲只能是进进进,现在还没有退出。既然没有进,不考虑退出。

 

记者: 您认为您做艺术品投资,年化收益可以做到多少?10%,20%,还是更高?

 

W: 年收益能够做到40-50%就非常好,市场一般的话20-30%就差不多。但谁知道会不会200%、300%、400%、500%?都有可能。

 

记者: 今年全国拍卖总成交额可能突破1000个亿,当然有一定水分,您认为这个盘子未来可以做多大?

 

W: 那是肯定大的,一年翻一倍没问题,这我觉得还是比较保守的,因为各方面的兴趣已经起来了。人家说温州是个文化沙漠,可是连文化沙漠他都有这样一个热情,盘子怎么能不大?

 

记者: 您如何看待艺术品份额化和证券化?自己是否会尝试文交所的投资?

 

W: 我们就冲着这个文交所去的,其实各大文交所我们都可以去拿指标。我是在温州做集团的资本,至于这个“包”在哪里上?在温州上也可以,在杭州上也可以。交易 所其实也是一种尝试,如果说是网络上交易,像期货股票一样的那就热闹了,会吸引更多的金融投资资本进来,因为他们进出更自由了。但是他也存在风险,因为直 接在网络交易系统里面交易的话,很容易过头,上次天津不是被叫停了?文交所是中宣部批的,不是证监会批的,而这样操作已经是金融品,但它的风控在哪里?它 的监控在哪里?我觉得这个模式还值得商讨。

 

记者: 目前温州商人中,您了解到的对艺术品投资感兴趣的人多不多,有哪些人已经开始购买艺术品?

 

W: 今天早些时候还有人过来找我聊这个。他们不懂,我还算懂的,我算带头人,他们会听我说话,他们有钱想投,要求也不高,你只要不要把我本亏掉。

 

记者: 温商到底有多少游资?可能进军艺术市场的又有多少?之前有报道说温州有200亿资金进军艺术市场。

 

W: 从这几年,温州人在外面拍卖的东西应该已经到这个数字(200亿)了。温州在全国各地有商会和企业,他们在外面拍的我们不知道,他们不在本地但是他们是温州资本。具体有多少游资我不好判断,反正很大很大,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50个亿左右,差不多3年。

 

记者: 您是个乐观主义者?

 

W: 是的,不乐观早死掉了。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