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信息 > 悲憫苦難 現代藝術的濫觴-梵谷與高更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悲憫苦難 現代藝術的濫觴-梵谷與高更
转载 / 2011-08-25

 

  如果要介紹現代藝術,就非得從現代藝術三大先驅—梵谷、高更、塞尚談起。梵谷,被稱為表現主義的先驅,高更,其象徵與綜合性,深深影響了二十世紀,塞尚,則帶出形式的重大革命,因此被稱為立體主義的先驅。 塞尚我們日後再談,先從梵谷高更談起。


悲憫苦難的藝術心

  梵谷這一生若用簡單幾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悲憫」。

  梵谷一直悲憫著中下階層的小人物,而最影響他的作家,就是狄更斯。狄更斯文學作品整體而言,也是以描繪中下階層的辛酸生活為他最關切的重點。

  所以梵谷在專心繪畫之前,其實曾做過牧師。而且他自願去礦區作牧師,想與貧苦的人同在。但梵谷過度的悲憫性格與神經質,並常為貧民請願抱不平的結果,竟造成教會的為難、並對他自己的嚴重傷害,因此,他被要求離職。

  梵谷短暫的與弟弟西奧一齊作繪畫中間商後,西奧認為梵谷根本不宜從商,應當成為畫家。梵谷與其是在賣畫,不如說是在跟顧客堅持何者是好畫。因此西奧建議梵谷提起畫筆。

  這個建議,不僅徹底改變了藝術史、改變了梵谷的一生、也譜寫出西奧與梵谷兄弟間感人的情誼。

 


心靈比外在世界更真實

  梵谷最早期的繪畫,都是描述中下階層的小人物。描述他們的艱辛生活、他們衣食的匱乏與工作的辛勞、他們的愁與病、與絕望中的禱告。

  梵谷的畫,立即引起藝術界的交相指責,主要是因為,他的畫跟當時的主流比,並不唯美。印象派是繪畫史上相當「科學」的繪畫,因為他們用原色交織,企圖捕捉室外變化多端的光影,這是需要很多對顏色與光的研究的。印象派相信他們最貼近「真實」。

  但梵谷說,真正的真實,不只存在於外在世界,也存在於心靈,不處理心靈,只能說是捕捉到外在世界的真實,全不是整體世界的全貌。

  就因為這樣,梵谷才會被稱為「表現主義—真實描述自己的心靈世界」的先驅。也因此,梵谷違反印象派的,繪畫作品一點也不唯美、不客觀。


熄滅的蠟燭

  梵谷早期畫作的告別作,是一幅靜物畫。此靜物畫佔據最大畫面空間的,是一本聖經,畫面右方上側有兩個燭台,火都已熄滅,畫面右下角,是一本破舊的小說,是左拉的「愉悅人生」。

  透過這幅畫,梵谷要說什麼呢?

  聖經,是西方世界長久以來的價值體系。但在梵谷時代,社會完全沒有福利政策,階級劃分明顯,貧富懸殊,而最能代貧苦小人物發言的教會,卻與自私的有錢人勾結,為了自己教會的利益,緘默不語。

  左拉的小說,顯然是為貧困人民請命的,小說裡面陳述很多中下階層的貧困、病、髒、與墮落。

  很奇怪的是,教會界與當時代高雅的資產階級,都紛紛指斥左拉作品的污穢,罔顧左拉作品中陳述出來的因貧困而有的苦難。

  所以梵谷用兩隻熄滅的蠟燭,來控訴當時西方社會最重要的價值體系—信仰中應當存有的悲憫、公義,在教會界已蕩然無存,社會陷入黑暗,貧困的人民已經被棄絕的事實。


永不凋萎的向日葵

  梵谷畫完這幅畫後,便依從弟弟的勸告,到當時的藝術之都巴黎去,結交當時的印象派主流人士。

  很明顯的,這次舉動對梵谷的繪畫技巧的確有長足的進步,但是卻無改於他繪畫的方向—呈現心靈。

  譬如這段時間他很有名的向日葵系列,很明顯的色彩誇張,最重要的是,他往往捕捉的向日葵,是即將凋萎前的瞬間,彷彿是要透過這種捕捉,陳述一種心靈狀態—永不妥協的堅持、儘管現實對己不利。

  一個在心靈深處有愛與公義的理想堅持,卻對社會價值與宗教體系失望,他會把救贖的盼望轉移到那裡呢?

  梵谷曾經把寄託放在「藝術」本身,他想透過藝術完滿一種救贖。

  就是這種希冀,譜寫出他跟高更之間的故事。藝術史上都會記載,梵谷有一段時間對高更充滿友愛之誼,力邀高更與他一齊居住一齊繪畫。梵谷非常珍惜高更的友誼。

  梵谷為何挑上愛慕高更呢?相當有可能是因為高更正是一個用藝術抗拒社會的藝術家。如果梵谷把救贖冀望於藝術,自然會對高更的勇氣讚服萬分。


再度熄滅的蠟燭

  高更本來家財萬貫,為了藝術,他放棄這一切,不僅妻離子散,被朋友遺棄,而且就此落魄潦倒。高更跟梵谷一樣的一樣,不肯居就當時的印象派主流,堅持走自己的風格,當然,這也是他窮困潦倒之因。

而這一切表現,都是把藝術作為一種救贖、透過藝術向腐化社會抗議的梵谷所衷心共鳴的。

  但梵谷與高更終究個性差異太大,高更反叛、我行我素、自負甚深,而梵谷悲天憫人、憂鬱、對所愛的人又很固執、很神經質,其實兩人相處在一起時是很大的 磨難。我們光看他們兩人相約用類似的色彩與主題,畫出有名的「夜咖啡室」系列,梵谷的畫就呈現瘋狂、墮落、萎靡、犯罪前夕之感,而高更卻畫出自信許許、天 不怕地不怕的態勢。

  這樣的相處,不到三個月,高更就受不了想離開了。於是梵谷演發藝術史上很有名的「割耳」事件,這時的梵谷,根本已是瘋狂狀態。

他這段時間的自畫像,不僅用黃、紅、綠來表達瘋狂與絕望,他自 畫像中的眼神,也充滿憂鬱、瘋狂、與絕望感。

  就是這段時間,梵谷畫出另一幅與蠟燭有關的畫。他分別畫了兩張椅子,一張椅子用黃色顯示瘋狂,那是自己的椅子,另一張椅子用紅與綠色,顯示絕望,那是高更的椅子。高更的椅子上有蠟燭,一支燭光搖搖欲滅,另一隻已經熄滅。

  這是另一幅蠟燭熄滅的繪畫作品。

  梵谷用這幅畫第二次說出心中的深意:他對透過藝術救贖自己或救贖社會的心已徹底絕望。


西方的桃花源記

  其實,梵谷想把高更比擬成藝術家的典範、藝術成為救贖的象徵,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高更的確自比為受難的基督,他畫了很多幅自己成為受難基督的含意的繪畫,譬如「橄欖山的基督」中的基督,他畫的是自己,又譬如那幅畫他自己站在受難基督前面的自畫像,他處處透過繪畫表明他雷同基督的受難。

  高更認為這時代的基督精神的受難,是藝術家不被理解的受難。這多少顯露出高更藝術家心靈中的自我中心與狂妄。

  的確,高更的自畫像都是受苦的表情,卻是全世界都欠他債似的的狂妄。

  高更有一幅著名的畫「我們從那裡來?往那裡去?我們是什麼?」。其實這幅畫繪製期間,高更曾因女兒之死導致的絕望自殺過,結果獲救。高更將其困頓與疑問,透過這幅畫想尋到解答。

  高更的解答幾乎可以說是西方式的遁世主義。

  透過這幅畫,高更要表白:人只有棄絕文明,回返原始,才有救贖的希望。高更用這幅畫,將夏娃採摘罪惡之果,變成了採摘文明之果。人有生老病死,這是自然的過程,但採摘文明之果,導致自然的生老病死之外,出現整體社會的墮落。

  高更這觀點,充滿他後期的大溪地畫作。於是他把大溪地畫成近似天堂,大溪地的母子圖標題訂為「聖母馬利亞」,或以大溪地土著為背景,畫出基督誕生,將土著畫成亞當夏娃。

  這種用文明與未開化來區隔墮落與救贖,其實至今仍淺藏在一些對高度現代化、商業化不滿的人的心中,是一種不可能達到的嚮往,是西方的「桃花源記」。

  高更死前,還畫了一幅「禱告」,畫中大溪地女子,就像「我們從那裡來?往那裡去?我們是什麼?」這幅圖中央的女子一樣,把手伸向上方,這仍舊是把採摘禁果的基督教典故,變貌成採摘文明之果。高更死前,仍認為回返自然原始,棄絕文明,是唯一的答案。

  如果高更這一生,將人間苦難的答案寄託於根本不可能回返的原始,基本上是一種遁世心情,則梵谷對他的成為「藝術救贖的象徵」的冀望,當然是一定會落空了!


重返信仰之愛的救贖路

  梵谷與高更感情決裂後,梵谷的繪畫進入晚期,也就是這段時間,他頻繁的進出精神病院。

    這段時間的繪畫傾向流線型,色彩完全呈現心靈不在乎真實,而且繪畫主題常用漩渦——諸如絲柏樹的樹葉紋脈、或最有名的「星夜」流線——來呈現一種神秘感。這段時期的繪畫,他也常表達出入精神病院的苦悶,譬如「繞圈的囚犯」「嘉賽醫生—受苦的基督」

  嘉賽醫生是個免費幫他義診的大好人,有一段時間,梵谷將自己的瘋狂,投射到嘉賽醫生身上,認為是嘉賽醫生瘋了,因此那幅畫中,嘉賽醫生的受苦表情,刻畫的非常鮮明。)


就在這一年的晚期畫作,梵谷畫了教堂寫生,與「好撒馬利亞人 」這幅摹寫畫。

  彷彿過去企圖厭棄掉的救贖力量,在他最晚期,重新徘徊於他的心靈。

  到底在這樣的社會,需要的是怎樣的信仰?怎樣的價值體系?怎樣的教會呢?


梵谷透過「好撒馬利亞人」這幅畫,說出他的領悟:這社會不能不要信仰與價值。如果教會有錯,應當是更新教會,而不是厭棄上帝。教會錯在沒有堅持好撒馬利 亞人的精神—這精神是表明,不管我們處在怎樣的時代、面對多少階級與體制,除去階級、種族的藩籬,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我們的手,堅持沒有階級種族的人類大世 界之愛,是信仰唯一的愛的出路。

  梵谷重返信仰的救贖之路。這幅「好撒馬利亞人」的畫,是對「透過上帝之愛帶出來的救贖」作他個人的信念表白,他也堅持繼續向當時的社會體制提出控訴— 只要仍有階級、種族的歧視與劃清界限,愛就是一種高調與虛謊,信仰也就變成偽善、甚至是一種社會不當體制的結構共犯!


弟弟西奧成為他一生的好撒馬利亞人

  梵谷死於憂鬱症病發。他無法控制的想自殺。他去到經常成為他筆下風景的麥田,一槍射向自己,但沒有立即死亡,掙扎一天後才過去。死時,嘉賽醫生與弟弟西奧都在旁邊。

  梵谷繪畫十年的心靈救贖之旅,一直有「好撒馬利亞人」在他的旁邊,那就是他的弟弟西奧。

  西奧一直堅持梵谷是天才,一直堅持支助梵谷,儘管到後來西奧成婚,妻子完全不贊成西奧支持梵谷,而西奧的孩子又常生病,西奧賣畫生意不像從前那麼好,經濟也陷入困境。

  梵谷的確心靈到後期是瘋狂的,但是西奧能從瘋狂中看到天賦與其心靈之旅的可貴,從這個角度來說,西奧是像梵谷伸出的那雙支持的手,是梵谷這一生的好撒馬利亞人。梵谷死後一年,西奧也病故。兩人的墓葬在一起。

  如今梵谷終於舉世知名。但當時,據說梵谷一生只賣出一幅畫。

  當梵谷的「向日葵」系列叫成天價,梵谷的畫展排成長龍,或許我們也該深思,梵谷的藝術其實不只是藝術品、也是一個藝術家尋找生命尋找社會救贖的心靈之旅!對他而言,從「兩次熄滅的蠟燭」,到「好撒馬利亞人」,是何等艱辛的歷程呢?


       印象派艺术的唯美路线,走到后期出现了分歧的路线。一个分歧是劳特累克,尽管他仍被归类为印象派,但他已经从风景描绘,转向大都会下的小人物,在五光十色的繁华中,暗藏虚空寂寞的辛酸。

另一个分歧是凡·高与高更。

悲悯苦难的艺术心灵

凡·高这一生若用简单几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悲悯」。

凡·高一直悲悯著中下阶层的小人物,而最影响他的作家,就是狄更斯。狄更斯文學作品整体而言,也是以描绘中下阶层的辛酸生活为他最关切的重点。

所以凡·高在专心绘画之前,其实曾做过牧师。而且他自愿去矿区作牧师,想与贫苦的人同在。但凡·高过度的悲悯性格与神经質,也造成牧师生涯期间对他自己的严重伤害,因此,他被要求离职,以避免继续的自我伤害。

凡·高短暂的与弟弟提奥一齐作绘画中间商后,提奥认为凡·高根本不宜从商,应当成为画家。因此提奥建议凡·高提起画笔。这个建议,不仅彻底改变了艺术史、改变了凡·高的一生、也谱写出提奥与凡·高兄弟间感人的情谊。

心灵比外在世界更真实

凡·高最早期的绘画,都是描述中下阶层的小人物。描述他们的艰辛生活、他们衣食的匮乏与工作的辛勞、他们的愁与病、与绝望中的祷告。

凡·高的画,立即引起艺术界的交相指責,主要是因为,他的画跟当时的主流比,并不唯美。印象派是绘画史上相当「科學」的绘画,因为他们从造型比例,走向对室外光影的捕捉,这是需要很多对顏色与光的研究的。印象派相信他们最贴近「真实」。

但凡·高说,真正的真实,不只存在於外在世界,也存在於心灵,不处理心灵,只能说是捕捉到外在世界的真实,全不是整体世界的全貌。

就因为这样,凡·高才会被称为「表现主义-真实描述自己的心灵世界」的先驱。

熄灭的蜡烛

凡·高早期画作的告别作,是一幅静物画。此静物画占据最大画面空间的,是一本圣经,画面右方上侧有两个烛台,火都已熄灭,画面右下角,是一本破旧的小说,是左拉的「愉悦人生」。

透过这幅画,凡·高要说什么呢?

圣经,是西方世界长久以来的价值体系。但在凡·高时代,社会完全没有福利政策,阶级划分明显,贫富悬殊,而最能代贫苦小人物发言的教会,却与自私的有钱人勾结,为了自己教会的利益,缄默不语。

左拉的小说,显然是为贫困人民请命的,小说里面陈述很多中下阶层的贫困、病、脏、与堕落。

很奇怪的是,教会界与当时代高雅的资产阶级,都纷纷指斥左拉作品的污秽,罔顾左拉作品中陈述出来的因贫困而有的苦难。

所以凡·高用两只熄灭的蜡烛,来控诉当时西方社会最重要的价值体系-信仰中应当存有的悲悯、公义,在教会界已荡然无存,社会陷入黑暗,贫困的人民已经被弃绝的事实。

永不凋萎的向日葵

凡·高画完这幅画后,便依从弟弟的劝告,到当时的艺术之都巴黎去,结交当时的印象派主流人士。

很明显的,这次举动对凡·高的绘画技巧的确有长足的進步,但是却无改於他绘画的方向-呈现心灵。

譬如这段时间他很有名的向日葵系列,很明显的色彩夸张,最重要的是,他往往捕捉的向日葵,是即将凋萎前的瞬间,仿佛是要透过这种捕捉,陈述一种心灵状态-永不妥协的坚持、仅管现实对己不利。

凡·高对当时的宗教体系失望以后,曾经把寄托放在「艺术」本身,想透过艺术完满一种救赎。

向日葵系列是如此,而最明显的,就是他跟高更之间的故事。艺术史上都会记载,凡·高有一段时间对高更充满友爱之谊,力邀高更与他一齐居住一齐绘画。

再度熄灭的蜡烛

凡·高为何挑上爱慕高更呢?相当有可能是因为高更正是一个用艺术抗拒社会的艺术家。如果凡·高把救赎冀望於艺术,自然会对高更的勇气赞服万分。

高更本来家财万贯,为了艺术,他放弃这一切,不仅妻离子散,被朋友遗弃,而且就此落魄潦倒。高更一样,不肯居就当时的印象派主流,坚持走自己的风格,当然,这也是他穷困潦倒之因。而这一切表现,都是视艺术为一种救赎、一种向腐化社会的抗议的凡·高衷心共鸣的。

但凡·高与高更终究个性差异太大,高更反叛、我行我素、自负甚深,而凡·高悲天悯人、忧郁、对所爱的人又很固执、很神经质,其实两人相处在一起时是很大的磨难。我们光看他们两人相约用类似的色彩与主题,画出有名的「夜咖啡室」系列,凡·高的画就呈现疯狂、堕落、萎靡、犯罪前夕之感,而高更却画出自信许许、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势。

这样的相处,不到三个月,高更就受不了想离开了。於是演发艺术史上很有名的「凡·高割耳」事件,这时的凡·高,根本已是疯狂状态。他这段时间的自画像,不仅用黄、红、绿来表達疯狂与绝望,他自画像中的眼神,也充满忧郁、疯狂、与绝望感。

就是这段时间,凡·高画出另一幅与蜡烛有关的画。他分别画了两把椅子,一把椅子用黄色显示疯狂,那是自己的椅子,另一把椅子用红与绿色,显示绝望,那是高更的椅子。高更的椅子上有蜡烛,一支烛光摇摇欲灭,另一只已经熄灭。

凡·高用这幅画第二次说出心中的深意:再一次以艺术救赎自己或救赎社会的心彻底绝望。

西方的桃花源记

其实,凡·高想把高更比拟成艺术家的典范、艺术成为救赎的象徵,本身就是一个错误。高更的确自比为受难的基督,他画了很多幅自己成为受难基督的含意的绘画,包括橄榄山的基督画的是自己,包括自己站在受难基督前面的自画像。

高更认为这时代的基督精神的受难,是艺术家不被理解的受难。这多少显露出高更艺术家心灵中的自我中心与狂妄。

的确,高更的自画像都是受苦的表情,却是全世界都欠他债似的的狂妄。

高更有一幅著名的画「我们从那里来?往那里去?我们是什么?」。其实这幅画绘制期间,高更曾因女儿之死导致的绝望自杀过,但是获救。高更将其困顿与疑惑,透过这幅画想寻到解答。

高更的解答几乎可以说是西方似的遁世主义。

透过这幅画,高更要表白:人只有弃绝文明,回返原始,才有救赎的希望。高更用这幅画,将夏娃采摘罪恶之果,变成了变摘文明之果。人有生老病死,这是自然的过程,但采摘文明之果,导致自然的生老病死之外,出现整体社会的堕落。

高更这观点,充满他后期的大溪地画作。於是他把大溪地画成近似天堂,大溪地的母子图标题订为「圣母马利亚」。

这种用文明与未开化来区隔堕落与救赎,现在已被全世界性的渴望富裕、以及贫困国家的困境,證实为一种错误的向往、不可能达到的西方桃花源记。

高更自身都没有答案,必須走向遁世。凡·高对他的成为「艺术救赎的象徵」的冀望,当然是一定会落空了!

重返信仰之爱的救赎路

自此以后,凡·高的画進入晚期,也就是進出精神病院期间的绘画。这段时间的绘画倾向流线型,色彩完全呈现心灵不在乎真实,而且绘画主题常用旋涡,诸如丝柏树的树叶纹脉、或最有名的「星夜」流线,来呈现一种神秘感。这段时期的绘画,他也常表達出入精神病院的苦闷,譬如「绕圈的囚犯」「加歇医生-受苦的基督」(加歇医生是免費幫他义診的大好人,有一段时间,凡·高将自己的疯狂,投射到加歇医生身上,认为是加歇医生疯了,因此那幅画中,加歇医生的受苦表情,刻画的非常鲜明。)

就在这一年的晚期画作,凡·高画了教堂写生,与「好心的撒马利亚人」这幅摹写画。彷佛过去企图厌弃掉的救赎力量,在他最晚期,重新徘徊於他的心灵。

到底在这样的社会,需要的是怎样的信仰?怎样的价值体系?怎样的教会呢?

凡·高透过好心的撒马利亚人这幅画,说出他的領悟:这社会不能不要信仰与价值。如果教会有错,应当是更新教会,而不是厌弃上帝。教会错在没有坚持好心的撒马利亚人的精神-这精神是表明,不管我们处在怎样的时代、面对多少阶级与体制,除去阶级、种族的藩篱,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我们的手,坚持没有阶级种族的人類大世界之爱,是信仰唯一的爱的出路。

凡·高重返信仰的救赎之路。这幅「好心的撒马利亚人」的画,是对透过上帝之爱帶出来的救赎的宣告作他个人的表白,也坚持继续向当时的社会体制提出控诉-只要仍有阶级、种族的歧视与划清界限,爱就是一种高调与虚谎,信仰也就变成伪善、甚至是一种社会不当体制的结构共犯!

弟弟提奥成为他一生的好心的撒马利亚人

凡·高死於忧郁症病发。他无法控制的想自杀。他去到经常成为他笔下风景的麦田,一槍射向自己,但没有立即死亡,挣扎一天后才过去。死时,加歇医生与弟弟提奥都在旁边。

凡·高绘画十年的心灵救赎之旅,一直有「好心的撒马利亚人」在他的旁边,那就是他的弟弟提奥。

提奥一直坚持凡·高是天才,一直坚持资助凡·高,尽管到后来提奥成婚,妻子完全不赞成提奥支持凡·高,而提奥的孩子又常生病提的卖画生意不像从前那么好,经济也陷入困境。

凡·高的确心灵到后期是疯狂的,但是提奥能从疯狂中看到天赋予其心灵之旅的可贵,从这个角度来说,提奥是像凡·高伸出的那只支持的手,是凡·高这一生的好心的撒马利亚人。凡·高死后一年,提奥也病故。两人的墓葬在一起。凡·高终於举世知名。

只是没有多少人看出凡·高晚期画教堂与好心的撒马利亚人主题的深意,也没有多少人记得凡·高生命中上帝给他的礼物-一个像好心的撒马利亚人一般的弟弟。

当凡·高的「向日葵」系列叫成天价,凡·高的画展排成长龙,或许我们也该深思,凡·高的艺术其实不只是艺术品、也是一个艺术家寻找生命寻找社会救赎的心灵之旅!对他而言,从两次熄灭的蜡烛,到好心的撒马利亚人,是何等艰辛的历程呢?

 

梵高和高更是后印象派的代表人物,他俩也是对印象派“有所借鉴,最终背离”,但最后还是只留下他们俩。凡高的画色彩明亮,多用黄橙色。高更画作的色彩鲜明纯粹,这对后来的野兽派画家产生了强烈的影响。

梵高在世时没有卖出一幅画作,除了做画商的弟弟收藏了一小部分外,他的大部分作品轶散在世界各地。那时候谁会去关注一个穷得发了疯的人的“不入流”的作品 呢!终于有一天,当历史老人把赞赏的目光投向了这个“疯子”的画作时,他沧桑的脸上绽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一些精明的画商首先读懂了历史老人喜悦的表 情,梵高这个曾经被遗忘的名字,突然变成了财富的象征,他的画从一文不值到几十万美元,再到几千万美元,一路攀升。而在政治家眼里,梵高也从一个疯子变成 了一个价值无法估量的文化品牌,凡能与他扯上关系的,纷纷与他攀亲,梵高生前居住过的小镇要认他作乡亲;法国甚至要以国家的名义认梵高作法兰西的儿子,他 们的理由是,梵高最高产的几年是在法国度过的,并且死后也葬在了法兰西的土地上。正是在这个时候,梵高真正的祖国荷兰才终于醒悟,原来19世纪他们有个最 值得骄傲的儿子叫梵高
但这一切,对梵高来说来得太晚。在生时他从未感受过被崇敬和被热爱的滋味。他所晓得的,是饥饿的滋味,被人鄙视的滋味。他留给这个世界的遗言是:“痛苦便是人生。”

梵高的痛苦感受首先来自爱情。爱情对别人是美好的,但对梵高却是残酷的。他在叔叔设于伦敦的画店工作时,爱上了房东的女儿,当他向她求婚时却遭到了拒绝。初恋失败对一般人来说也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过分执拗而又认真的梵高,这一挫折就显得分外沉重。。

1881年,梵高带着伤痛离开阿姆斯特丹,前往海牙学画。在海牙的街头,他遇到喝得烂醉、并怀着孩子的妓女西恩。他对西恩产生了深切的同情,让她和自己生 活在一起,并把自己全部的爱情奉献给了这个不幸的女人。但这一次的爱情却激怒了做牧师的父亲,他认为梵高的行为让家族蒙羞,果断地宣布断绝与文森特-梵高 的关系。梵高从此失去了经济来源,学业与爱情从此走到了尽头。一连串的打击毁灭了梵高最后仅存的一点自信,他终于明白,男女之爱、人类之爱、上帝之爱都是 不会眷顾他的。

从此,他那屈辱的灵魂便到绘画中去避难了。1883年他在慈祥的本堂神甫的帮助下,开始了在纽南的绘画生涯。这时,上帝留给他的时间只剩下了7年。

在梵高美术馆的三楼,陈列的主题被命名为“梵高早期作品”,那些灰暗的画面依然是一种苦难的呈现。梵高在这里掩藏了自己的伤痛,却用他悲悯的心描绘着纽南 底层民众为生存而挣扎的痛苦。《屋里的织布工》、《带婴儿椅的织布作坊》、《雪中的墓地》、《吃土豆的人》都是梵高在纽南时期的作品,色彩灰暗,造型滞 重,无不凝聚着梵高对贫困阶层悲苦命运的深切忧虑。《吃土豆的人》是他这一时期的代表作,这一主题他画了很多次都不满意,在他即将离开纽南的前一夜,他仅 凭对若干生活原型的记忆和默想终于画出了一幅最成功的《吃土豆的人》。在这幅作品中,人的脸上的颜色与手中的土豆同出一色,而背景是将土豆色加深,看上去 像是一种粘着灰土的土豆的颜色,逼真地衬托出画中人物的清苦生活和逆来顺受的悲哀
高更是梵高在巴黎蒙马特认识的朋友,他们彼此欣赏。但年少轻狂的他们经常是争吵不停。高更傲骨铮铮,骄狂蔑众,从一开始就不断嘲讽、揶揄梵高,经常取笑他 的情场失意,同时又妒忌梵高的艺术和他对艺术的忠诚,生性淳朴憨厚的梵高总对朋友宽宥容忍。一次,高更预先买通妓女,当众侮辱、奚落梵高,羞辱交迸的梵高 怒不可遏,与高更大闹一场愤然离去。圣诞节即将到来,高更又买通一个妓女耍弄他。那女人对梵高说:“你给我五个法郎,我便好好接待你,否则用你的大耳朵送 我做圣诞礼物。” 喝得半醉的梵高抓起一把锐利的剃刀将右耳割下,包在一块画布里派人送到妓院。后来,他曾画了很多自画像,以割了耳朵的自画像最为出名。
1898年,高更创作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是一幅大型油画。据他自己说,这是他以最大热情完成的哲理性作品。因为在此以前,他在 贫病交迫中心情十分沮丧。他无法摆脱贫困,不得不求助于罪恶的巴黎对他的艺术的肯定,他为此而愤世嫉俗,决定自杀。他曾跑到深山里吃下毒药,企图死后以自 己的尸体饲兽,以求彻底的解脱,但被人发现救起。尔后,他又突然产生强烈的创作欲。他说:"我打算在我死前画一幅宏伟的作品,我空前狂热,日以继夜地工作 了一个月。"他想把自己梦幻中的一切画成一幅画。当他梦醒时,他觉得面对画幅"看到"了他所要画的整个构思:“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 这句话就成了这幅画的标题。

高更的一生,永远徘徊在逃避与追求间。逃避现代文明的窒息,追求自然与人性的完美结合,替文明本身找到了避难所。他的画作充满了音乐般动人的节奏感和优雅的装饰意味。他不受任何外力的阻挠,哪怕是病魔缠身、饥寒交迫,也不能阻止他对美的追求和渴望。

两位大师命运都是如此悲凉,但也就是命运弄人,才造就了伟大的作品。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