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知识信息 > 印象派之父:克劳德·莫奈(C. Monet 1840-1926)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印象派之父:克劳德·莫奈(C. Monet 1840-1926)
证券日报 / 2011-08-25

 

法国画家。印象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印象派的名称,就是当时批评家对他的《日出印象》一画的嘲笑而来。初从布丹(Boudin)学习,并受容金(Jongkind, 1819-1891)和*柯罗的影响;后转向外光的描写,马奈和透纳的作品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曾长期探索光色与空气的表现效果;常常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光线下,对同一对象边疆作多幅的描绘,从自然的光色变幻中抒发瞬间的感受。在运用色彩方面有所突破。代表作品有《睡莲》、《鲁昂大教堂》、《勒·阿费尔附近海滨的平台》、《帆船》、《伦敦风景》、《花园里的女人们》等。

他一人終其一生都堅持印象主義的原則和目標,也是唯一在生前贏得大眾認可的印象主義畫家。 他的風景畫完全以主題的視覺經驗感知為首要的考慮,忽視傳統的概念﹝構圖、題材、潤飾等﹞。
   
克劳德·莫奈(C.Monet1840-1926)是最典型的印象派画家(印象主义画家集团的核心人物),而且是印象派绘画的创始人之一,人称“印象派之父”。

克劳德·莫奈(C.Monet1840-1926)莫奈(1840年—1926年)于1840年在巴黎出生,少年时代在面对英吉利海峡的港口城市拉·阿布尔度过,5岁时随全家移居到法国西北部的港口城市勒阿弗尔(Le Havre)。

自幼年起,莫奈(Claude Monet)就显示出了非凡的绘画才能,16岁时就已经可以卖画赚钱了,当时他的画被贴在港口画具店的门口,以每张20法郎的价格出售。1859年,莫奈(Claude Monet)来到巴黎,结识了三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雷诺阿、西斯莱和巴齐尔。以莫奈为首,他们常常一起到枫丹白露的森林去写生。后来外光派即印象派的产生,便是他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莫奈(Claude Monet)终其一生,对阳光下的自然静物进行了详尽的研究,他是一位真正的印象主义者。他笔下那接天映日的白杨、逆光的草垛、变幻莫测的教堂、梦幻般的睡莲……这一切,形成了周而复始、延续不断的大自然,斗转星移,时光流逝,永恒不变的只有画家笔下那些美妙的形象。

晚年的莫奈(Claude Monet),在自己的宅邸,中种植了许多睡莲,他因为风湿病已不能在画架前作i,便在家里客厅的墙壁上,用绑着长杆子的油画笔作唾莲的写生,水光花影,斑驳闪耀,虽然已经不像青年时代那样严谨、认真,但其敏锐而独到的色彩观察力,却丝毫不减当年。如今,他画过睡莲的这座宅队已经开辟为莫奈(Claude Monet)纪念馆,珍藏着许多印象派画家的作品。


他没有按照画家的常路走,而是以画漫画起家,在画漫画方面有了一些名声,并受到欧·布丹的注意。

布丹注重外光的油卤技巧给莫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874年的那次展览,同《印象·日出》一起,莫奈一共展出了12幅习作。

布丹曾对莫奈说“当场画下的任何东西,总是有一种以后在画室里所不可能取得的力量、

真实感和笔法的生动性。

”莫奈在他今后的绘画生涯中也是按布丹说的话去做的,因为在他的内心里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

不久,莫奈又被荷兰的画家约翰·巴托尔·德·琼康的创作所吸引。

这位画家以动荡、兴奋、活泼而且比他同时代的法国人更为活跃的笔触画小桥、村景、河岸和破旧的茅草屋。

莫奈就是从布丹和琼康那里接受到了基本艺术修养的。

1859年,莫奈来到巴黎,在那里见识到了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Courbet,1819-1877)、 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JeanBaptisteCamilleCorot,1796-1875)以及爱德华·马奈(EdouardManet1832-1883)的创作。


他认真鉴赏了他们的绘画长处,并且以惊人的速度运用了他们的成就。

但莫奈并不是他们的追随者,而是一个反叛者。

莫奈并不想在学院完成他的学画过程,他只在1863年在格莱尔学院的画室里呆了一段时间。

当他遇到了巴齐依(Bazille)、阿尔弗莱德·西斯莱(AlfredSisley,1839-1899)和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Renoir,1841-1919)以后,他便劝说他们也放弃那些学字派课程。

当格莱尔学院的画室停办后,他便把他的伙伴们带到枫丹白露林边的一个小村庄——舍依,在那里画户外写生。

当莫奈离开了格莱尔学院画室后,他并没有去充实他那相当贫乏的艺术修养,而是怀着火热的信念投入了自然生活的纯直觉观察;

他根本不买各种理论学说的帐,而是发展出自己的一套绘画方法。

莫奈一生对造型漠不关心,他关心的是正确的层次关系。

正是因为莫奈对造型格格不入,所以他能够轻而易举地表现出他所确实看见的事物,但也正因为此,他却表现不出事物的幻觉真实感。

莫奈不只满足于能够画他所看到的事物和按照他所看见的那种方式来做画;他想要创造一种独特的效果,达到一种在绘画上似乎是不可能达到的目的。

他喜欢所有使人眼花缭乱的东西,他描绘的河水、天空、房屋和树木都洋溢着非同寻常的生命感。

他的内心满怀着难以遏止的激动;从他的观念看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然而从他本性看,他却是一个幻想家。

晚年的莫奈,在自己的宅邸,中种植了许多睡莲,他因为风湿病已不能在画架前作,便在家里客厅的墙壁上,用绑着长杆子的油画笔作唾莲的写生,水光花影,斑驳闪耀,虽然已经不像青年时代那样严谨、认真,但其敏锐而独到的色彩观察力,却丝毫不减当年。如今,他画过睡莲的这座宅队已经开辟为莫奈纪念馆,珍藏着许多印象派画家的作品。

为了研究瞬间光线下的色彩变化,莫奈孜孜不倦地研究同一景物在不同时间、不同光线下的色彩效应。他画卢昂大教堂,早晨的、正午的、黄昏的…-,他画草垛,正午的、受光N、背光的…;他画睡莲,晴天的、阴天的、雨天的…。光的趣味深深地吸引着他,这正是使他成为印象主义画家最杰出的代表者的主要原因。他勤奋69一生差不多都是以风景习作为主要作品这种新颖而独特的色彩技法,对20世纪绘画的影响极大。


直到1926年以86岁高龄去世。



莫奈大紀事
一八四0年:十一月十四日出生於巴黎。
一八四五年:全家移居北海岸哈佛港,在海邊度過快樂的童年。
一八五五年:開始畫人物漫畫,以諷刺畫家出名。
一八五八年:認識當地畫家布丹,受其引導,決定當一名真正的畫家。開始到戶外作畫。
一八五九年:認識畢沙羅。
一八六二年:因病退伍,回故鄉哈佛港。十一月回巴黎,
            認識雷諾瓦、希斯里、巴吉爾。
一八六四年:與父親不合,父親停止生活接濟。
一八六七年:《庭園中的女人》參加沙龍落選。生活貧窮
            潦倒。巴黎的情人卡繆生下一男孩。
一八六八年:為逃債輾轉於費肯、艾特達等地,貧窮的幾乎企圖自殺,後獲得朋友援助。                                 
一八六九年:得到雷諾瓦的經濟援助,兩人時常一起寫生作畫。
一八七○年:與卡繆正式結婚。七月普法戰爭爆發,九月莫內隻身前往倫敦,參加第一屆法國美術家協會展覽。
一八七一年:畢沙羅也逃到倫敦,常與莫內參觀美術館。父親逝世,回國途中看見日本浮世繪版畫,買下數幅。
一八七二年:畫出《印象.日出》。
一八七三年:在小船上架設畫室,在船上描繪塞納河河畔風光。         

一八七四年:以《印象.日出》及其他十二件作品參      
            加第一屆印象派畫展。
一八七九年:卡繆逝世,冬天描繪塞納河雪景。
一八八○年:與嘉特不合,拒絕參加第五屆印象派畫展。
一八八三年:在里埃畫廊舉行個展。十二月與雷諾瓦一起到法國南
            部訪問塞尚。
一八八四年:參加喬治.普迪畫廊舉行的第三屆國際美術展。
一八八五年:在普迪畫廊舉行個展。
一八八六年:參加第五屆國際美術展。
一八八九年:普迪畫廊舉行莫內、羅丹二人聯展。
一八九○年:著手畫《白楊木》、《麥草堆》連作。
一八九二年:畫《盧昂大教堂》連作。
一八九六年:在瓦朗吉維爾與普維爾海岸描繪斷崖。
一八九九年:夏天開始描繪《睡蓮》連作。秋天在倫敦與泰晤士河畔作畫。
一九○○年:柳埃爾畫廊舉行莫內個人畫展。
一九○四年:柳埃爾畫廊展出莫內的「泰晤士河風景畫」三十七幅。  
            夏天在吉維尼畫《睡蓮》系列。
一九○九年:在柳埃爾畫廊展展出「睡蓮」四十二幅,非常成功。
一九一一年:妻子去世。視力減弱,仍繼續「睡蓮」系列作品。
一九一四年:長男去世。
一九一六年:開始巴黎橘園美術館展覽廳的「睡蓮」大幅連作。
一九二一年:在柳埃爾畫廊舉行回顧展。橘園的「睡蓮」連作捐贈國家。
一九二二年:患白內障,仍繼續作畫。九月醫生禁止他再畫。
一九二三年:手術後,視力逐漸恢復。動手修改橘園的「睡蓮」連作。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六日在吉維尼逝世。



“疯狂、怪诞、反胃、不堪入目!”这是1874年巴黎一位艺术批评家的怒斥,对象是一个不落俗套的油画、腊笔画和其他绘画展览。主办人是一群不肯在官方巴黎沙龙展出作品的朋友。这群青年叛逆者的作品,着色怪异,下笔粗放,以简朴的日常生活为题材,不随时尚绘画端严人像和宏伟的历史场面。画展迅即成为巴黎街谈巷议的话题,群众不但前往讪笑,甚或向画布唾啐。
其中莫奈(CLaude Monet)所绘的一小幅海景,受讥嘲最多。画的是哈佛港晨景,题名为《日出印象》。一个好讥诮别人的评论家就用此题名挖苦那群画家,称他们为“印象派”。
从经济上着眼,画展完全失败,一张也没有卖出。但这种新作风的画自此有了名,后来竟响彻全球。自此之后,印象派作品风魔了千百万人,大家不惜重金争购。专家相信,莫奈那一小幅海景现在至少要值200万美元。
莫奈劝他的朋友就用评论家送给他们的诨号做画派名称,以示反抗,并于不久后成为这一画派公认的领袖。他那壮健的身材、浓密的棕色长发、炯炯有神的黑眼睛、蓄须的清秀面庞,处处充满了自信。他坚持大家继续用同一风格作画,让法国人学习欣赏他们的作品。
莫奈比任何画家更着重于捕捉一瞬即逝的景象,并不注意物体本身的轮廓。他说:“光是画中的主角。”他又描述如何努力去画“空气的美……但这是不可能的.”莫奈毕生致力绘画那些不能画的东西,他的精品中有许多是一瞬即逝的美丽景物——持伞少女后面天空中有浮云掠过,我们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吹送浮云的微风,在浪花飞溅岸岩的海景里嗅到空气中的盐味。

师法自然
莫奈1840年11月14日生于巴黎,父亲是杂货商,莫奈为长子。出生后不久,全家迁往曼诺第。他的漫画才能为风景画家布丹赏识。18岁时,布丹邀他同往户外写生,那时管装颜料刚刚发明,户外写生还是新鲜玩意。莫奈起初不以为然,后来方知师法自然之妙,认为户外写生确是风景画家最好的作业方法。有位青年画家向他求教,他指着云天河树说:“它们是老师,向它们请教,好好地听从它们的教导.” 莫奈以出售漫画的积蓄,去巴黎学习艺术。那时莫奈还没有发展他那革命性的印象派技巧。有好几幅画都获得了官方巴黎沙龙的接受.26岁那年,一位鉴赏家对他的《绿衣女郎》大为赞赏。那是一幅清新活泼的人像,画的是他的心上人唐秀。穷困潦倒唐秀是个弱质纤纤的黑发女郎,多年来莫奈从她那里获得灵感。可是他那中产阶级的家庭对于他们的结合非常愤怒。1867年,莫奈家中闻悉此事,就断绝所有对他们的经济援助。这个不名一文的小家庭屡次迁居都为房东逐出。他的朋友亥诺瓦,自己也穷得要命,偷偷把他母亲餐桌上的面包送给莫奈,莫奈一家因此得免饿死。就在那年夏天,莫奈和亥诺瓦二人都在创作上有了极高成就。为了要画阳光在水面闪烁和树叶颤动,他们采用新法,把幽暗的色彩通通抛弃,改用纯色小点和短线,密布在画布上,从远处看,这些点和线就融为一体了。那时还未命名的印象主义画法,就在那年夏天诞生。普法战争爆发后,他把唐秀托付给朋友照顾,自己只身前往伦敦。伦敦缥缈的轻烟和浑浊的浓雾使他着了迷,后来他又去过几次伦敦,前后用晕色画了很多幅泰晤士河上的大小桥梁和英国议会大厦,一种恍非尘世的诡异色彩笼罩着整个画面。战争结束后,莫奈回到法国,1871年冬天,他带着妻儿到塞纳河上的阿乡德尔市居住了6年。莫奈每天自晨至暮都在户外写生。他还弄到了一艘小船,辟为画室。不论阴晴寒暑,他都不在室内工作。塞纳河冻封了,他在冰上凿孔置放画架和小凳。手指冻僵了,就叫人送个暖水袋来。他在海上美岛沙滩上作画,因大西洋风势疾劲,便把自己和画架缚在岩石上。(有几幅海景,至今还看得见嵌着沙粒.)他以同样刻苦的精神应付生命中的逆境。1878年,他们的次子米歇尔出世,唐秀患重病。莫奈既要看护病人,又要照顾婴儿和洗衣做饭,还得抽空在街上兜售油画,虽然幅幅都是杰作,但所入微不足道。第二年,唐秀还未到30岁,便溘然长逝。

人间乐园
1883年,莫奈的作品在巴黎、伦敦、波士顿三地展出。这时印象派画家己渐受注意。
1886年在纽约举行的画展,展出莫奈的精品45件,这是他生命上的转 点:他的作品成为收藏家猎取的对象,自己也成为名人。1888年连法国也公开承认了他的地位,拟颁赠“荣誉勋章”给他,他忿然峻拒,绝不向传统低头。
在1880年,莫奈才首次享受到快乐而富裕的生活。他带着两个小男孩,和有6个儿女的寡妇霍施黛组织了新家庭。2人和8个孩子,同住在巴黎市外75公里的席芬尼一幢盖得不整齐,有灰色百叶窗的农舍里,草地上有一条逶迤的小溪蜿蜒流过,花园旁有条单线铁路,每天有4班火车往来。席芬尼是莫奈的人间乐土,前后43年;他喜爱这个地方,以它入画,并在这里终老。一天,他和寄女白兰在屋后山坡作画。画的是夕阳下的干草堆。15分钟后,光线变了,使他无法继续,他大为苦恼,于是叫白兰回家去再拿块画布来,不多时,他不得不再换一块。著名的“系列”油画就这样地产生了。莫奈一年四季,晨昏早晚都画这个干草堆,出门时带着十几块画布,随光线或天气的改变而一块块地换着画。他又用同样的方法画卢昂市哥德式大教堂的正面,画了两年。

“独具慧眼!”
莫奈最喜欢画水。他搬到席芬尼后不久,就引溪水筑池,在池里种了黄、红、蓝、白和攻瑰色的睡莲。他对这些花的爱好,与日俱增,前后将近30年,屡画不厌,并且越画越大越抽象。在他晚年所绘的巨幅油画前,观者会有悬身于怪异水世界上空的感觉,看着白云的倒影在睡莲巨叶间的水面滑过。莫奈晚年最得力的朋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法国总理克雷芒梭。有一天莫奈对克雷芒梭说,他想造一间陈列室,四壁满挂巨幅睡莲画,好让人在这炮火连天的世界里,有个可以静思的地方。克雷芒梭鼓励他进行这项计划。可是莫奈的目力日渐衰退,常因力不从心而忿怒地把画布割破,并曾有一两次说要放弃这个计划。忙得不可开交的总理听了,便从内阁办公室赶往席芬尼劝这位老人不要气馁。“画吧,画吧,不管你自己知道不知道,会有不朽之作的.”克雷芒梭没有说错。莫奈为纪念第一次大战休战献给法国,在巴黎橙园陈列的《睡莲补壁》油画,公认是莫奈最超卓的作品。他接受白内障手术后,目力颇有进步,因此得以在暮年继续作画。有时仍会暴躁而把画布割破。不过在得心应手的时候,他自知已几乎实现了少年梦想,把“不可能画得出的空气美”差不多画了出来。他86岁去世,死前不久,他从席芬尼写的信里还说他在一天工作中得到无比欢乐。莫奈使世人学会了新的看法。他的朋友塞尚说得好:“莫奈只是只眼睛,可是我的天,那是多么了不起的眼睛啊!”

印象画派代表人物
克劳德·莫奈的名字与印象派的历史密切相连,从其发轫之初直到鼎盛时期。印象派运动可以看作是19世纪自然主义倾向的巅峰,也可以看作是现代艺术的起点。莫奈对这一艺术环境的形成和他描绘现实的新手法,比其他任何人贡献都多。


莫奈与印象派
印象派的创始人虽说是马奈,但真正使其发扬光大的却是莫奈,因为他对光影之于风景的变化的描绘,几已到走火入魔的境地。甚至到后来,他对光色的专注远远超越物体的形象,使得物体在画布上的表现消失在光色之中。也因为这样,他让世人重新体悟到光与自然的结构。所以这一视野的嬗变,以往甚至难以想象,它所散发出的光线、色彩、运动和充沛的活力,取代了以往绘画中僵死的构图和不敢有丝毫创新的传统主义。

我像小鸟鸣啭一样作画”,莫奈对他的朋友乔弗雷这样说。在他看来,发乎自然是真正印象派画家的必备素质,这句话毫无矫饰地表明了某种自发性。但这一容易令人误解的简单解释却是一场使现代绘画进程发生了革命的激进运动的关键所在,标志着莫奈之前与莫奈之后绘画艺术的一个转折点。

在此之前,甚至风格接近印象派画家的那些人的作品,也都遵循了明确约定的技法:阴影始终采用中间色调,画面本身由清楚的明暗色块构成,仿佛补缀在油画布上。甚至气候条件和一天中的时间变化也作了严格的规定;与此同时,光作为自然现象,其唯一的作用是烛照,以揭示物象和结构中的美,而不具备自身的特性。但莫奈和他的画家同行却使阴影也有了不同色彩,形体不是被照亮的,而是光本身就是自然的在机组成部分之一,它不仅表现了我们周围物质世界不断变化的条件,并且传达出本身处于流动中的时间感。

色彩和光
莫奈的画描绘了从大自然中得到的稍纵即逝的瞬间印象。散涂的笔触急骤地涌上画布,给画面上最暗的阴影区也带来色彩。这是观察和描绘世界的一种新方式。自然界不存在孤立单一的颜色,实际上,它们的色彩随受亮程度光量的大小而起变化。莫奈便是第一位以他的绘画深入探讨这种视觉现象的艺术家。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敢于表明,当人的肉眼在远距离观察时,林中的树木或一组房舍,已不再是一连串可以区分开的独立实体,而成了另外一种集合的形象。经验告诉我们,树的枝条是一一可以区分的,不论是在近处还是在远处,而一座房屋与相邻的另一座房屋,在许多方面也有所不同,但这种区别却不是一目了然的。莫奈并不想按照我们已知而习惯的状态去描绘物体,他要尽可能准确按照我们所见的状态去表现它们。


创造的莫奈
这目标不是抽象的理论,它来自自然本身和莫奈本人的敏感。为实现这个目标,莫奈必须发明新的表现方法,确立新的画风,因为传统的方法和风格已证明全然不再能适用。构图、明暗配置、直线透视、笔触、色调和色度的变化等,所有这些,都难以派上用场。因此,他逐渐形成了新的画风,包括呈斑块和旋涡状的散涂笔法,在这里,色即是光,空气也具有动感,空间则靠光线和空气的相互作用来构成。

每一笔都同前一笔分离开来,其间没有转换过程或细微差异,这些已经没有必要,因为,如果画家的观察是准确的,形象将会自然而然地在观赏者的眼中组合起来。莫奈的才智和直觉促使他考虑到观赏者的理性和感性经验,鼓励他们直接参与解释和理解作品。

莫奈意识到自己的视觉能力以及如何来表现的问题,他把自己的经验推到了极限。在此过程中,他面对着被误解、被歪曲的危险。曾有一次,一个极端反对他画风的人,故意在很多人的前面,拿着他的画倒过来对大家说:“大家请看这幅画画得多么好,倒过来挂也可以,横着挂更是可以。”口气极尽揶揄讽刺。但是欣赏他的人则又非常惊叹于他的敏锐观察力。因此,人们有时几乎把他看作一只机械眼,有时看作一部机器,能够以科学的精确性,忠实地记录下某种视觉印象(连塞尚也说:“莫奈只有一双眼,但天啊,那是什么样的一双眼啊!”);有时则看作是一位用过分理智的绘画理论武装起来的革命者;甚至看作是一位熟练的装饰画家,他在那些最后的油画上显示了他的才华,但却缺乏庄严的气派。

这些评论不免有失公允,他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富于诗意,感觉细腻,充满了魅力。莫奈第一个意识到视觉与情感、观察与现实及其描绘之间的内在联系,而这种联系正是印象派的本质和基础

我们谈到“印象”,并不仅仅是指视觉现象,也是指这种现象在艺术家心中唤起的情感,摆脱观察事物的实用主义方式,我们会首先看到我们希望看到的东西。莫奈喜爱户外的阳光、人群和生机盎然的事物。他本着活泼和快乐的天性,抒发他的爱恋,在此过程中,他同样感受到爱,因为他会因眼中所发现的美而神采风扬,他的灵魂也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深刻地体验到这种美,并为此而兴奋无比。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