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信息 > 中国油画收藏市场潜力巨大
高档油画
俄罗斯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临摹油画
  梵高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超市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配电箱装饰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油画配画方案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书画
国画
书法
文玩古董摆件
炭雕
铁艺
雕塑
木雕
文玩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小叶紫檀
把件
彩铅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中国油画收藏市场潜力巨大
温钦画廊 / 2020-03-10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艺术品拍卖兴起后,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中贸圣佳、太平洋、上海国拍、朵云轩等多家拍卖公司先后上拍过中国油画。其中中国嘉德的油画专场还创下不少佳绩。如94中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陈逸飞的《山地风》以286万元成交;在’97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陈逸飞的《春风又绿江南岸》以231万元成交。尤值得一提的是:刘春华创作著名的《毛主席去安源》在1995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605万元拍出,创下了大陆油画作品拍卖市场最高价。

 

以后,由于国内油画市场的局限,各地不少油画专场成交不甚理想。去年,新成立的上海崇源艺术品拍卖公司为了开拓西洋美术在国内的市场,于10月23日在上海万豪大酒店推出了“西洋美术专场拍卖会,上拍的作品有103件,其中中国油画28件,西方美术作品75件,成交58件,成交率为56%,西洋美术专场与上海崇源其它几个专场相比,显然逊色得多。不过,从上海崇源首拍西洋美术可以透露出以下市场信息。


首先,国内油画名家作品价格很难同世界油画名家分庭抗礼。


这次上海崇源西洋美术专场荟萃了国内外名家的油画力作,既有国内的油画大家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吕斯百、关良、庞薰琴、陈抱一、颜文粱、关紫兰、常书鸿、费以复、丁衍庸、沙耆、赵无极、陶冷月、吴冠中等,也有西方绘画大师巴勃罗·毕加索、马克·夏加尔、悉尼·诺兰、约翰·奥森、伯纳德·毕费、伊夫·巴耶、查尔斯·杜佛森等。从成交的情况看,西方大油画家表现抢眼,如悉尼·诺兰的《森林骑士》以220万元成交、约翰·奥森的《无题》以110万元成交、巴勃罗·毕加索的素描《艺术家画室》以66.5万元成交、伯纳德·毕费的《有梨子的静物》以66万元成交、马克·夏加尔的《女人与花束》和《自画像》分别以55万元和16.28万元成交。而国内的油画家中徐悲鸿的《戴花环的女子》表现最出色,以132万元成交,高出估价1倍多。另外超过10万元的仅有丁衍庸的《无题》以39.6万元成交、林风眠的《荷塘飞鸟》以28.6万元成交、庞薰琴的《江南水乡》以24.2万元成交、潘玉良的《抗日流血》以17.6万元成交。至于陈抱一、关紫兰、常书鸿、费以复、关良、沙耆、赵无极、陶冷月、吴冠中等人的作品不是流标就是价格很低。平心而论,这次推出的西方油画家作品大多为一般作品,如果是精品恐怕成交远不止这个价,像西方油画大师巴勃罗·毕加索的油画精品在国际上动辄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美元,如此昂贵的价格是国内藏家难以承受的。相反,上海崇源推出的中国油画家的作品大多是精品,以流标的关良《戏曲人物》作品为例,估价38-40万元,尺幅62×72CM。关良的油画中西结合,气质舒放大气、内涵高雅,尤其戏曲人物是上品,此幅在关老作品中尺幅是比较大的,其戏曲人物形象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是关良难得的精品,可惜这幅作品竟被流标。

其次,国内油画市场尚待进一步培育。

油画走向市场也只是10年左右的时间。近几年,上海乃至全国各地的艺博会上,中国油画似乎异军突起,油画参展的比例越来越高,有的高达80%以上,成为艺博会上最为耀眼的主角,在市场上大有赶超中国画的势头。可惟一不足的就是成交太少。同样,这次上海崇源首拍推出的西洋美术专场与上海崇源其它八个专场拍卖相比,显然拍卖的人气不足,无论是参加观看的人数,还是参加举牌竞投的人数,很难同火爆的近现代字画相比。从拍卖的结果看,40幅外国西画,成交了30幅,10幅流标;中国油画28幅,成交13幅,流标15幅,中国油画成交率低于外国油画,流标要超过外国油画。说明市场对油画作品的热情不高,成交不活跃。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国内许多著名的博物馆没有收藏中国油画。众所周知,中国传统的中国画之所以能受到藏家的青睐和追捧,就是因为历代的帝王、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喜好名家字画,特别是皇府内都收藏着历代名家字画,宋代和清代还有专门的著录问世。由于帝王的示范效应,客观上影响到民间,所以历代收藏名家字画在中国经久不衰。而油画作为一种舶来品,它真正在我国流传的时间不长,但油画的艺术样式与传统文化形成了激烈冲撞,由此带来了东西方文化互为交融,结束了长达数千年传统绘画一统天下的局面,使中国美术充满着时代气息和青春活力。可惜作为国内最高层面收藏机构———博物馆对中国油画并没有重视,导致博物馆没有对民间收藏中国油画起到一个示范和导向的作用。

二是缺少油画的投资者和投机者。一个市场要活跃,必须要有投资者,也要有投机者。以中国画市场为例,市场上有大量投资中国画的藏家,同时,也有一凭自己眼力的投机者,他们奔波于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广州、天津、杭州、陕西,有的穿梭于台湾、香港及东南亚地区,高抛低吸做差价。而油画市场显然要比中国画市场小。目前,拍卖中国油画的拍卖行也屈指可数,不仅油画投资者少,而且投机者更少,导致中国油画作品在市场上流通性差,进而影响到画廊和艺博会上油画的交易。拿上海油画市场看,目前买量最大的当推用于居室装饰的工薪阶层族。此外,沪上用油画作为礼物送礼公关也不少。但是,把油画作品作为投资项目的确很少。正因如此,九十年代不少大拍卖行先后退出了中国油画的拍卖。

再次,国内油画市场蕴含着巨大潜力。

这次上海崇源推出的中国油画作品几乎都是清一色中国第一、第二代油画家的作品。如中国第一代油画家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吕斯百、关良、庞薰琴、陈抱一、关紫兰、陶冷月等,这些第一代油画家的作品有着特殊的价值,他们不仅是西方油画的传播者和中国油画的实践者,而且在探索学习西方油画中,又形成了自己的鲜明风格,同时,这些第一代油画家由于经历了多次战乱或是政治运动,很多作品没有保存下来,有的油画家作品已凤毛麟角,像林风眠在“文革时期,几乎销毁了自己保存的全部油画作品,现林风眠的油画在市场上很少见。去年,香港佳士得曾推出一件林风眠的力作《渔村丰收》,以高出估价4倍价格成交,达到356.6万港元,打破了画家本人作品最高纪录。

尤需指出的是,国内博物馆、美术馆对第一代油画家的作品收藏大都是空白,因而他们的作品弥足珍贵。至于费以复、沙耆、赵无极、吴冠中等中国第二代油画家中,赵无极和吴冠中的行情较好,其他几位第二代画家人们一般比较陌生。尤其同第一代油画家相比,第二代油画家在人们的印象当中并不深刻,可是他们的特殊经历使他们在历史名分上既跻身于前辈之列,又是第三代油画家的直接培养者,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如费以复(1913-1982年)是中国第二代油画家中最具代表性的画家之一。费以复原名费彝复,1936年毕业苏州美专,为颜文粱的高足,1939年在重庆参加中华全国美术会,由徐悲鸿提名担任理事,1950年作品获华京美展三等奖,1953年由颜文粱推荐到中央美院华东分院(现浙江中国美院)任教,1954年参加第二届全国美展,1955年与黎冰鸿等人筹建油画系,“文革期间被批成“国民党宫廷御用画家,1980年恢复浙江美院华东分院油画系副主任职务,1982年病逝于兰州。1995年费以复的作品开始在国际市场上亮相。这次上海崇源共推出费以复4幅作品,其总一幅《嵊泗海景》(尺寸66×51CM)成交价为1.43万元,其余三幅———《崂山潮音瀑》(估价6000-8000元)、《大同云冈石窟》(估价6000-8000元)、《山路》(估价12000-15000元)均出现了流标。从中可以看出,费以复的作品估价尽管很低,但市场成交却很不理想,相反,不少第三和第四代油画家的作品动辄都是数十万元,令第二代乃至第一代油画家望尘莫及。

笔者以为,无论是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欣赏价值乃至文物价值,中国第一、二代油画家的作品都有着很高的收藏和投资价值,这种价值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显现出来。广大投资者和收藏者不妨可以关注。

近年,油画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人们在装饰居所墙面时,常常会选用一些水彩画,中国画和油画。尤其是油画,更受人们青睐。
        

在我国,绘画市场大体分为三类:中国画,西洋画与民间绘画。
中国画讲求气韵,意趣,笔墨,西洋画则不然。
西洋画包括油画,木版,铜版,素描,水彩,水粉等画种。其中油画是表现力,实用性与装饰性最强的画种。
 西洋油画被引进我国仅有三百多年,而广泛进入到人们的社会生活中,不过是上个世纪初叶的事。改革开放后,各种风格,流派的油画创作都有了一席之地。
      

油画创作就其题材划分,可分为主题画,风俗画,风景画,人物肖像画与静物画等。但不论何种题材,作品主要是依靠造型与色彩两大要素。也就是说,油画使用的是形,光,色这三大表现手段
形,也就是形体。这就要求画家首先要具有造型能力,要有深厚的素描功底。没有很好的素描基础,要想画好油画,如同没有地基的高楼,是立不起来的。
光,也就是光效的表现。法国印象派兴起之后,引发了人们对光的研究与表现。画家对光的理解趋于了科学与理性。因而对光影的表现也就更加逼真生动。光与光影是烘托气氛的重要元素。这个道理只要看看戏剧舞台的灯光效果就不难理解了。
油画最重要的元素是色彩。色彩不同于调色板上的颜色。画家从来不会把调色板上的颜色,也就是工厂制造出来的颜料,原封不动地搬上画布的。这些颜色必须经画家精心地加以艺术化的调制,以求得色彩的柔和,逼真,色块与色块之间搭配的和谐统一。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调子或色调。一幅油画的颜色不能是五颜六色的胡乱拼凑,也不能是纷繁庞杂,令人眼花缭乱的,而应该形成能体现出某种色彩倾向的,并且变化无端,微妙细腻的画面效果。


色调是油画灵魂。没有调子,也就是说一幅油画如果没有形成一种基调,没有和谐统一且又富于变化的色块组合,那末,这幅油画可以说没有达到及格线。除以上要求外,油画还讲究构图,笔触,节奏等等,这里就不细说了。

                                                                    二

现代油画创作大致上分为两大类:抽象绘画和具象绘画。
所谓抽象油画,就是在画面的表现上抽掉了摹写自然物的形,代之以一种意念,意象的表现。这种绘画没有具体的自然界的形象,只有色块,线条,点面等等。读画者仅仅从这些色块的组合中引发联想与想象。如赵无极大师的作品就属于这一种。抽象绘画的艺术理论形形色色,但可用一句我国古人的话来概括,即" 大象无形 "。
 通常,人们有一个误区,以为印象派,野兽派,未来派都叫抽象画。其实,这些艺术流派,不过是突破写实主义,古典主义的框架,并没有把形象抽取掉,至多只是把现实的形象加以现代化的表现,加以变形与夸张罢了。
当前,我国也出现了不少自诩为抽象派的画家,有些画家形成了一定风格,作品也有相当深度,但有些人可能缺乏素描基础,又没受过现实主义绘画的严格训练,误以为随便涂涂抹抹就是抽象画了。这样的作品含义不深,意趣不浓,既无装饰趣味,又没有刻意匠心,仅仅流于了形式。其实,它大大歪曲了抽象绘画的主旨。
在具象绘画中,除了全然写实的之外,有浓郁装饰趣味的,有变形的,或者介于抽象与具象之间的多种形式。
总之,如今是一个多元的时代,油画创作不论就内容或就表现形式来说,也是多种多样的。我们不能厚此薄彼,要让各种流派的作品在油画的百花园中,大放异彩。
       

以上谈的主要是指原创的油画作品。那种电脑绘画,临摹品,限量印刷的印刷品或者那种粗制滥造,采用工厂方式"生产"出来的"行画",就不在讨论的范畴了。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