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信息 > 日本最重要、历史也最悠久的画廊的经营经验给中国画廊的启示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日本最重要、历史也最悠久的画廊的经营经验给中国画廊的启示
雅昌艺术网 / 2013-06-29



 

  

 

仇浩然对话SCAI The Bathhouse画廊第一代掌门人白石正美和第二代掌门人白石玉莉香

 

  导言:雅 昌艺术网独家推出香港白立方、马凌画廊、乐曼慕品画廊、贝浩登画廊系列专访之后,“浩然对话-画廊篇”本次对话嘉宾是SCAI The Bathhouse的负责人白石正美及他的女儿白石玉莉香。SCAI The Bathhouse是日本最重要、历史最悠久的画廊之一,这次我们有幸在首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专访了父女二人,让大家了解日本画廊早期的发展故事。

 

    日本的经济衰退与当代艺术推广

 

   仇浩然:大家下午好,我是仇浩然,很高兴作为雅昌艺术网特约顾问,来到这次参加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日本著名画廊SCAI The Bathhouse。我们很荣幸邀请到SCAI The Bathhouse画廊第一代和第二代掌门人,白石正美先生和他的女儿白石玉莉香,非常感谢你们在展位与我们见面。

  SCAI The Bathhouse也许是日本最重要、历史也最悠久的画廊之一。我到访过许多日本画廊,很多的主管或员工都说他们曾在SCAI The Bathhouse工作过。能告诉我们SCAI The Bathhouse的发展历史以及创立SCAI The Bathhouse的缘由吗?

   白石正美:从SCAI创办伊始,今年将走进第20年。最初我们从日本年轻艺术家做起,只展现日本艺术家的作品。在那之前,我在一些公共空间策划过展览, 并我创办博览会——日本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在我所属的日本社区,艺术文化是混在一起的。对于我来讲,参加到很多当代艺术的活动 中是很自然的事情。

  仇浩然:我们都知道日本有很多非常重要的收藏印象派画作或现代派画作的藏家,收藏历史可从从1980年代追溯到1887年代。您提到过,开办SCAI The Bathhouse时,您关注的是日本当代艺术的范畴,这是很具有挑战的,能讲讲原因吗?

   白石正美:因为在日本缺乏推动当代艺术的人。我把四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全部献给了艺术,早前,我在富士电视集团旗下的富士电视画廊工作了15年。富士电视 集团希望在日本推广艺术,但关注当代艺术的人不多,藏家选购的主要是印象派的作品及拍卖行中价格高昂的拍品。20世纪80年代,虽然日本的经济发展十分蓬 勃,当我开始关注当代艺术时,没有人在乎当代艺术,甚至现在的大明星草间弥生(Kusama),虽然在国外很红,但在日本没什么人关注。

  仇浩然:您能从历史背景的角度,谈谈您和哪些日本艺术家工作过吗?您所看到的他们的职业生涯是如何发展的?

   白石正美:20世纪80年代,我开办画廊时,日本经济正遭衰退。当时有很多年轻艺术家很活跃、很有活力,并勇于尝新,但找不到地方展示作品,例如现在已 成名的艺术家村上隆。为此,我组织了一个国际艺术博览会,邀请很多人参与,鼓励本土艺术的生存和发展。虽然于我而言,这是很自然的事,但日本国际当代艺术 博览会给他们提供了平台。当时,我们并没有特别清晰的思路要做什么,我邀请一组能量很强的艺术家参展,这就是我开始推广当代艺术的出发点。


 

首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SCAI The Bathhouse画廊展位

 

   日本青年艺术家的亚洲市场

  仇浩然:你如何将这些日本年轻的艺术家带到国际舞台?

  白石正美:这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开启了一件事。之后这些艺术家尝试在国际舞台展现自己,像村上隆去了纽约,因为日本的画廊还不够强大,他要参与到国际性的艺术博览会中。后来的发展是他们自己努力的成果。

   仇浩然:在最初,您建立了一个平台,给年青艺术家提供了展示自己的机会,这是很重要的。对此,我们想问问第二代掌门人Yurika(白石玉莉香),你打 算如何进一步发展SCAI The Bathhouse?或者从父亲的角度问,您希望Yurika(白石玉莉香)在建立的画廊中实现什么呢?

  白石正美:她曾经在台湾居住,有很多中国朋友,她喜欢通过语言和当地人沟通,更喜欢利用自己的人脉。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否喜欢从事艺术生意,她5年前来到我的画廊,我不知道她当时从画廊和我身上学到了什么,我也很好奇她将来会做什么。

  仇浩然:Yurika(白石玉莉香),从你的角度来看,你希望SCAI The Bathhouse将来往哪个方向发展?

  白石玉莉香:首先,我没有学过艺术史或者其它与艺术相关的科目,但我从小生长在具有艺术背景的家庭,很多艺术品、艺术家伴随着我成长,所以,对于我来说和艺术工作者沟通是很平常的事情。我首次接触与艺术有关的生意是参加2007年在上海举办的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

  白石正美:那时她还是学生,我并不强求她在艺术经营上有所成就。她待了两年,掌握了很好的人脉。因为中国人喜欢用自己的语言沟通,我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时,需要她语言上的帮助,所以我们一起工作也很正常。

  仇浩然:从文化的角度看,你觉得日本藏家、中国藏家和西方藏家之间有不同之处吗?

  白石正美:不同。

  白石玉莉香:不同的。

  仇浩然:不同在哪里呢?

  白石玉莉香:从历史背景看,我认为中国大陆的藏家和台湾地区的藏家不一样。我感觉到的第一点是,台湾藏家对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意气相投,我们很快就能顺畅地沟通。之后经济复苏,我来到中国大陆,去了上海、北京,他们已经在中国找到了自己的艺术家。

   我想不同的藏家大体相同,在我们的客户群里,大概50%为单纯的艺术品爱好者、剩余的为投资者。早前,中国藏家大多通过艺术来投资,例如,他们购买村上 隆的作品,再销售以获利,现在的情况改善了许多。在日本,收藏家不是投资者,因为艺术品的交易历史经过长时间的积淀,知道藏家买什么、不买什么,不仅当代 艺术,也包括历史稍长的如100年前的作品,日本艺术市场的容量越来越大。

  仇浩然:我们正坐在一个由Kohei NAWA创作的、有趣的雕塑前,我知道Kohei NAWA已经在中国成都的A4当代艺术中心举办过展览。

  白石玉莉香:是的。

  仇浩然:你也有协助布展对吗?

  白石玉莉香:是的。

  仇浩然:我想知道,中国藏家对Kohei NAWA的接受程度有多高?

   白石玉莉香:那时成都A4当代艺术中心第一次做日本艺术家的展览,我非常好奇会有怎样的反应,事实上很多人都很欣赏日本艺术。但当时,正好是去年9月, 中日关系在政治上有点紧张,处于最糟糕的时期,所以我们推迟了开幕时间,很多人对于这个局势感到担忧。不过,开幕后的反响很好,很多学生、团体、家庭都来 参观。A4当代艺术空间坐落的位置也不错,周围很多住宅小区,是商业和文化中心。

  仇浩然:在一个发展成熟的区域。

  白石玉莉香:很有趣。



 

日本SCAI The Bathhouse画廊外景

 

    日本、香港、欧洲的差异化经营

   仇浩然:你刚才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把政治上的纷争放到一边,艺术能够将人们不分国界地聚在一起。像Masami先生所说,日本艺术家的作品被国际藏 家、中国藏家、台湾藏家、西方藏家收藏的原因在于艺术品本身的高质量。我们也看到了宮岛达男(Miyajima)的作品被上海收藏家收藏,展示在他娱乐场 所入口大门的地方。艺术,事实上能够超越一切政治分歧。

  SCAI The Bathhouse已经参加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很多年了,巴塞尔艺术展和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有什么不同吗?你觉得有必要有不同吗?你希望巴塞尔给你带来什么?

   白石正美:我们在艺术品的挑选上很谨慎,哪些作品应该带到欧洲巴塞尔,面向欧洲市场,哪些带到日本市场,我们都会根据不同的时间和状况做出适宜而谨慎的 判断。因为画廊涵盖了上一代和新一代二十多岁的年青艺术家,我们有不同的重心。每个年代的艺术家都有各自的特点,我的兴趣点在于如何涵盖日本当代艺术中不 同年龄层的艺术家和如何在日本现代艺术作品中推出老一辈的作品。比如小笠原美环(Miwa Ogasawara)或李禹焕(Lee Ufan),他们属于七八十年代的艺术家,我们还有五、六十年的艺术家,此外,除了日本艺术家,还包括其他地区的艺术家。我觉得无论这些艺术家属于哪个年 代,我们的使命都是激励现代艺术的发展。今年巴塞尔艺术展上,我们将重心放在老一辈艺术家中,而这次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我们则将重心放在年青艺术家上。这 是一样的,但我们更注重怎样组合他们。

  仇浩然:您提到了李禹焕(Lee Ufan),一位在韩国非常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他最近获得了亚洲协会颁发的成就奖,同时你也与一些其他国家的艺术家合作,包括Anish KAPOOR。作为一间日本画廊的经营者,你怎样管理?怎样与这么多国际艺术家合作呢?

  白石正美:您说的是作为一间日本画廊的经营者吗?

  仇浩然:是的。您刚才提及,已经在日本成名的艺术家想展翅于国际舞台,与此同时,也有国际性的艺术家和您一起工作,这说明您做的事情很正确,才能与这么多重要的艺术家一起合作。

   白石正美:我非常喜欢与艺术家们交流和工作。他们不仅仅是外国人,所有的艺术家对日本或东方的哲学都有所了解,我喜欢与这类型的艺术家一起工作。我非常 确信日本文化相较其他文化有其独特的魅力及力量,日本艺术家上进的态度、纯粹的思想、强大的内心,能精确表达他们所想表达的信息,这是与艺术家合作的最重 要因素。这样的基础下,与他们的合作自然地发生了。

  仇浩然:谈到单纯性,我们来看看年轻一代的艺术家。这次你们带来了一件日本新一代艺术家森麻里子(Mariko Mori)很美丽的作品。白石玉莉香小姐,能简单说说你和她的合作关系吗?是更像朋友,还是更像画廊工作关系?

  白石正美:你认为森麻(Mariko)怎么样?

  仇浩然:你喜欢她吗?

  白石玉莉香:我喜欢她的作品和她本人,她的想法总是令人惊喜,比如在冲绳宫古岛的七光湾的项目,现在她在海上做公共雕塑。

  仇浩然:我知道,她最近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有一个很棒的个展“Rebirth”。近期,她正忙于即将在威尼斯的La Fenice歌剧院演出的《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设计服装,能给我们预告一下吗?

  白石正美:威尼斯双年展是一个好时机,威尼斯双年展的组委会邀请森麻进行服装和Modern Butterfly的设计。她做了一个很特别的模型,我也很期待。

  仇浩然:白石正美在20世纪90年代,不顾日本经济的衰退,给年轻艺术家搭建了平台。直到现在,我们还能看到他带来不同文化之下热忱的艺术家,并支持他们。我也希望,各地的文化能逾越各种局限,达成共存。

  很感谢让我们在这么漂亮的展位进行采访。

  白石正美 & 白石玉莉香:非常感谢你!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