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杂文随笔 > 赌徒:山本五十六和东乡平八郎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赌徒:山本五十六和东乡平八郎
摘自俞天任《浩瀚大洋是赌场》 / 2013-10-10


  日本的海军将领最为人所知的可能就是东乡平八郎和山本五十六,确实这两个人的名字都代表了日本海军曾经有过的光荣,虽然后者的光荣时间是那么的短。但作为日本海军代表的这两位人物的性格和下场是如此不同,也正好揭示了日本海军的无法解脱的自身矛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位反差如此之大的人物能并列为日本海军的代表本身就说明了日本海军覆灭的原因。

东乡平八郎除了晚年忘记了自己已经是83岁的高龄,对当时世界海军军事科学技术的进步一无所知而对海军政策、海军人事信口开河,被人评为“晚节不保”之外,作为一个海军军人,可以指责的地方确实不多。而山本五十六则经常被人们描写成一个悲剧的英雄,出于责任心而去构划和指挥一场自己反对而又确切知道结果的战争。不少美国人甚至真心相信山本五十六的死亡原因并不是被美军破译密码而组织的暗杀,他们相信山本出乎寻常地从拉包尔出发去往前沿阵地,这一举动本身就是因为看不见出路而自寻死路的自杀行为。

其实如果仔细观看山本五十六的足迹,就会发现在日本军部中,把日本引向那场他确实反对过的战争的无数人中,也有山本五十六的身影,而且排名不靠后。人们看到了战争已经迫在眉睫时山本的反战,而往往忽视山本也是这种迫在眉睫的危险的制造者之一。

东乡平八郎对波罗的海舰队来路方向的判断是一次赌博,但从东乡本人木讷的性格来看,不如说是反应迟钝更为合理,所以与其说他赌中了还不如说东乡平八郎就是个瞎猫逮了个死耗子更贴切。

但山本五十六不同,从事实上来说他就是一个赌徒。

山本五十六在赌博上究竟有多少斩获也是众说纷纭,无法确认。但1929年作为参加伦敦海军军备会议的随员,在出发前和家乡的父老们半开玩笑地打招呼说:“谁现在给我一万日元,回来能还给他10万。”从这句话来看,起码山本五十六对自己的手腕还是很有自信的。

东乡平八郎在英国接受了海军教育和训练,回国后除了短期出访之外就再没有踏出过国门,对国际海军技术的进步和发展几乎没有兴趣,而山本五十六则有一个不仅在日本,而且在全世界海军高级军官中也是独一无二的纪录:从中佐开始到中将的四次晋升本人全不在国内。1919年底晋升中佐时,山本在波士顿的哈佛留学;1923年底晋升大佐时,在欧洲出差;1929年底晋升少将时,在伦敦参加海军军备会议;而1934年底晋升中将时,还是在伦敦参加海军军备会议;最后1940年底在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任上晋升海军大将时总算在日本国内了。

这种古怪的经历,使山本五十六能够及时把握世界局势、海军军事科学和技术的最新进展。海军又是一个更加重视科学的军种,同样在对美国的看法上,山本五十六就和同样长期驻美的陆军武官,后来的甲级战犯佐藤贤了所持看法根本不同。在佐藤贤了看来,被富裕的生活宠坏了的美国人连正步走都走不齐,怎么能和威风凛凛的“皇军”打仗?而山本五十六不是这样看的。

首次赴美对山本五十六的文化冲击实在太大,非女权主义者而热爱女性的山本少佐很自然地在写给国内亲友的信中,话题都集中到美国的女性身上。美国的女孩子都能受到大学教育而且能够参加工作而独立,使得除了欢乐街的女子之外几乎不知道还有其他女性的山本少佐目瞪口呆。美国的砂糖居然不需要按人头发放更是教会了山本少佐什么是“国力的差距”。后来底特律的汽车工厂和得克萨斯的油田才真正告诉了山本少佐美国的真正力量。

即使同样地知道了问题的所在,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当初华盛顿会议的时候加藤友三郎在给海军次官井出谦治的备忘录中指出:“日本只有同美国有可能发生战争,但日俄战争似的花费绝对支持不了对美战争,所以即使日本能够整备和美国同等的军备,也无法筹集对美的战费,使用外交手段避开和美开战是日本现在唯一的选择。”

加藤是日本海军中最后一位具有政治头脑的军人,他的这番话直到他那些贸然与美开战的后辈们把日本海军给弄没了之后才被人回想起来。而山本五十六只是一个军人,他不理解加藤的所想。山本不认为和美国开战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但也不认为和美国开战是一个禁忌。山本五十六是一个赌徒,具有赌徒特有的短视心理,在考虑对美战略时山本从来不是从战争角度出发,而是从战斗或者战略的角度出发。两次伦敦会议,山本五十六都是积极地站在舰队派一边,反对对美妥协。第二次伦敦会议时大藏省派出代表就是后来的大藏大臣、甲级战犯贺屋兴宣,贺屋从财政负担的角度出发主张应该接受英美方案,山本五十六恶狠狠地对贺屋说:“闭嘴,再不闭嘴当心我揍你。”

但让山本感到屈辱的是:让贺屋闭嘴以后日本人在英美面前也必须闭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山本提出的方法是航空作战。1930年,第二次伦敦海军军备会议时,山本五十六对军令部次长末次信正提出的建议是:“被迫接受劣势比例的帝国海军在同优势的美国海军作战时,一开始就只能以空袭的方式给与敌人一记痛击。”在给部下的信中说:“和英美开战的日子不会太远,在开战之前如何做到航空上的飞跃是最要紧的。”

如何做到航空上的飞跃?

日本海军在实现除了潜水艇以外的舰艇国产化的时候得到了英国人的巨大帮助,在航空兵器的发展上得到了德国人的大力支持。日美关系的恶化使日本无法从英国继续得到军事技术的支援,连一直接受日本造船留学生的格林尼治大学从1923年以后都停止了接收日本留学生,但这点难不倒日本人。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由加藤宽治带领的赴德国调查团得出的结论是“德国在军事工业技术水平已经超过了英国”,而一战以后旧国联对德国的军备限制使得德国人采取了把军事技术转移到日本和苏俄进行技术储备的方法来和英美偷偷地对着干,这样做的结果是后来的希特勒在上台后重整军备时并没有遇上什么大不了的困难,反而使苏俄和日本沾光有了一支强大的空军。

在日德航空工业合作上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斐力德里希·哈克(Friedrich Hack)。此人本来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占领青岛时被作为战俘关到福冈的战俘营的,后来因为查清哈克战前曾经担任过满铁的顾问而被释放并且给予了在日本的居留权。战后此人成立了一个“舒茨因·哈克商会”( Schinzinger & Hack Co),专门负责向日本转让德国技术,日本海军驻柏林办事处的设立也得到了他的帮助。

哈克除了做买卖以外,政治上也卷入很深。后来里宾特洛甫与大岛浩鉴订日德联合防共协定,谈判一开始就是哈克牵的线。

但是哈克在整个日德合作过程中最早接触的却是山本五十六。山本因为其哈佛的学历和驻美武官的经历以及反对和美国开战,而有时被误认为“亲美”,其实山本五十六首先是一个日本海军军人,对美国社会的一些好感并不会影响他为整个日本海军发展战略,并寻求支持这种发展战略的力量而努力。

用户评论(共1条评论)

  • 匿名用户 ( 2014-01-05 13:57:05 )

    东乡平八郎和山本五十六这两个王八蛋确实厉害!都是以弱胜强。。。。。。

总计 1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